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夏之叶 逆命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大魔王娇养指南 有珠何须椟 东宫美人 攻玉 穿成总裁前女友 清穿锦鲤十四福晋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27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正僵持着, 苏锦萝突然听到一阵马啸声。

街口处,冲来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披艳红色大氅,手持马鞭, 扬手朝着马车前的小太监便是一鞭。

苏锦萝认得,这个人是定远侯府的小侯爷,沈玉泽。

细雪尚落, 铺天盖地而来。沈玉泽勒马停在苏锦萝面前,手里的马鞭拍在马车帘子上,堪堪略过她的脸。

苏锦萝往侧边一躲,头上雪帽戴的更深, 几乎压住了整张脸。

“理国公府的二姑娘也敢拦,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沈玉泽面无表情的看着伏跪在地的一排小太监,精致面容上显出一抹嫌恶表情。

对于这群阴险腌臜的宦官,沈玉泽一向是不耻的。祖父告诉他, 是男子就该顶天立地, 背后出手害人,不是君子所为。不过兵不厌诈,有些时候一些手段是必要的。

“小侯爷, 奴才是在追查……”

“小爷不管你们在追查什么,这是理国公府家的二姑娘, 再怎么查, 也轮不到你们这些去了势的东西管。”

沈玉泽的话说的十分霸道清楚, 完全符合他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性格。

领头小太监起身, 最后看一眼苏锦萝,拱手后急急离去,走在最后头的小太监身上的太监服都被抽烂了,可见沈玉泽的马鞭用的有多狠。

沈玉泽转头看向苏锦萝,苏锦萝紧紧拽着马车帘子,一张瓷白小脸被冻得有些红,尤其是鼻尖,像缀在雪枝上的一点红梅。

沈玉泽眸色一暗,翻身下马,然后猛地一下跳上苏锦萝的马车。

“哎,你……”马车夫刚刚开口,就被沈玉泽直接一脚踹了下去。

“我送你回府。”沈玉泽单腿搭在车辕上,开始驾驶马车。

“啊……”马车起势太快,苏锦萝往后滚了两圈,撞到茶案,跟茶案下头的房茹柔压成一团。

“真蠢,坐稳了。”沈玉泽面色一僵,拽着缰绳的手一使劲,原本快速奔跑的马匹立时就轻缓了下来。

街道很长,很宽,两旁零零星星的摆出一些小摊子。

雪白大马踩着马蹄,拖着马车厢,慢悠悠的往理国公府赶,身后追着静南王府的马车夫。

青石板路上积上一层薄薄细雪,马蹄印子结结实实的落下,片刻后被落雪覆盖。

沈玉泽面色不虞的开口。“小爷送你的马鞭呢?”

苏锦萝正躲在马车里,听到沈玉泽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掀开帘子一角,露出半张小脸。“被玉珠儿收好了。”

“日后出门都带着,瞧见谁不欢喜了便抽上一鞭,保准立时服服帖帖。”

“……哦。”她可不敢。

苏锦萝没有沈玉泽这样的气势,也没有他家的门第,皇城里头的人也都不识得,万一抽到一个惹不起的,她还不吃不了兜着走。

沈玉泽轻车熟路的将马车赶到理国公府,然后从角门入,直接到了内宅门前。一路畅通无阻,显然理国公府里头的家仆都是识得他的。

苏锦萝戴好雪帽,牵着房茹柔下马车,然后声音软绵绵的与沈玉泽道谢。

沈玉泽盘腿坐在马车上,低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锦萝。

几日不见,小姑娘似乎好像长高了一些。她穿着狐白裘,戴雪帽,仰头看他时一双眼湿漉漉的似浸着水雾。

“你这几日,在静南王府里?”

沈玉泽伸手,使劲的一把掐住苏锦萝的脸颊往外扯。

“唔……”苏锦萝吃痛,想往后躲,被沈玉泽掐的更狠。

“好疼……”苏锦萝伸手去掰沈玉泽的手。

一触到苏锦萝那只软绵绵的小手,沈玉泽下意识缩手。苏锦萝赶紧捂住自己的脸用力揉了揉。

好疼……前几日那伪君子咬出来的红痕还没消,被她用胭脂盖了,这会子这小侯爷又要掐她的脸。

她的脸到底是跟这两个人有多大仇。

“真蠢。”瞧见苏锦萝那副泪眼汪汪的小模样,沈玉泽动了动嘴,最后却还是只吐出这两个字来。

“萝萝。”内宅的大门被打开,苏清瑜闻讯赶来,他急急过来,将一件大氅替苏锦萝披在身上。即使苏锦萝的身上已经有了一件从静南王府内穿出来的狐白裘。

被裹得跟个圆球一样的苏锦萝瞧见苏清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陡然便是一阵委屈。

“大哥怎么将我扔在静南王府,便不管我了。”

苏锦萝扯着苏清瑜的宽袖,紧到指尖泛白。小脑袋低低垂着,细长睫毛鸦色般的轻颤。

“大哥怎么舍得不管萝萝,只是家中有事要办,只得先将你托付给王爷。”

苏锦萝知道苏清瑜对陆迢晔的信任,她说不通他。

“来,让大哥瞧瞧,可是瘦了?”搓着苏锦萝被冻得通红的小脸,苏清瑜用手掌替她暖脸。

白嫩小脸被一挤,眼眶里立时就落下两颗黑珍珠来。

“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苏清瑜眉目一敛,目光灼灼的看向沈玉泽。

沈玉泽动了动握着缰绳的手。那里暖乎乎的还残留着刚才自己掐住苏锦萝脸蛋肉时的触感。

对上沈玉泽那双略显心虚的眼,苏清瑜面色冷凝起来。

“大哥,我没事。”苏锦萝噘着小嘴,声音闷闷道:“便是有事,也是因为你。”

“怎么反倒是我惹萝萝生气了?”苏清瑜转回目光,无奈笑道。

“谁让大哥将我扔在静南王府几日不管的。”苏锦萝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可她就是觉得委屈。

其实苏锦萝原本并没有这般委屈,只是瞧见苏清瑜这副担忧自己的模样,她越说着就越发委屈起来。

“是大哥的错,都是大哥的错。”苏清瑜只管认错,也不管自己是什么错。

他小心翼翼的替苏锦萝擦去脸上的泪珠,然后又帮她把雪帽戴严实了。风这般大,可不要将他的萝萝吹坏了。

苏锦萝摇了摇小脑袋,面露羞赧。

都这么大的人了,她竟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鼻子……苏锦萝恨不能钻进苏清瑜怀里将自个儿好好埋起来。

“好了,天冷,回院子里头再说。”苏清瑜牵住苏锦萝的手,带着人往内宅里去。

“大哥。”苏锦萝拉住人,将身旁的房茹柔带过来。“这是吴国公府的茹柔姑娘,我想请她在理国公府内住几日。”

“好。”苏清瑜点头,面色柔和。

苏锦萝面露犹豫,她转头看了一眼房茹柔,不知道是不是该将她的事情说出来。

房茹柔看出苏锦萝的意思,霍然朝苏清瑜下跪,声音干哑道:“嫂嫂要将我送给宫里头的大太监,还请大公子救命。”

话罢,房茹柔便朝苏清瑜深深叩拜了下去。

苏清瑜面色不变,只道:“房姑娘快起身,外头人多眼杂,咱们还是回院子里头说话吧。”

苏锦萝赶紧将房茹柔搀起来。

沈玉泽跳下马车,也要跟着往内宅里去,被苏清瑜给拦住了路。“女眷内宅,就不方便小侯爷进了。”

沈玉泽敛眉,精致面容上显出一股戾气。

“大哥,今日还要多谢小侯爷相助,我才能将茹柔姑娘带回来。”

“嗯。”苏清瑜淡淡应了一声,依旧不让步。

沈玉泽冷哼一声,斜睨了一眼苏锦萝,然后甩袖而去。

苏锦萝不知道苏清瑜为何对沈玉泽这般不交好,她明明觉得这个小侯爷虽混不吝了些,但性子却还是不错的,只是喜欢动手动脚这一点,让她有些吃不消。

“大哥,我觉得,这小侯爷比那静南王好多了。”苏锦萝嗫嚅着声音,呐呐道。

苏清瑜轻笑,“傻萝萝,你年纪还小,尚不能分是非。”

苏锦萝觑了苏清瑜一眼。整个皇城里,只有她一个眼睛是雪亮的,将那伪君子看的清清楚楚。

而他大哥的眼睛,怕是治不好了。

“说起这沈玉泽,我倒是想起件趣事来。”见苏锦萝红着眼睛,一副闷闷不乐的小模样,苏清瑜便道:“小时,这沈玉泽还穿过你的裙衫,去哄母亲开心呢。你还别说,那小子长的粉雕玉啄的,穿了裙衫出去,就被一群小屁孩给围住了献殷勤。”

“然后呢?”苏锦萝被勾起了兴趣。

沈玉泽长的确实好,苏锦萝幻想了一下他穿女装的模样。唔……应当是极好看的。

“然后那小霸王就将那群小子都给揍了。”苏清瑜说完,兀自笑了。

这倒是他做的出来的事。将门出来的小侯爷,自然是浑天浑地的厉害。

苏锦萝弯了唇,笑起来时双眸微眯,眼尾上挑,月牙般的好看。

……

将房茹柔安置在偏院,苏锦萝与苏清瑜坐在一处商议此事。

“大哥,茹柔姑娘摊上这么一个嫂嫂,真是可怜。”苏锦萝换过了一身干净裙衫,身旁玉珠儿正在给她捏肩,雪雁取了玉肌膏来,替苏锦萝抹在手上。

苏锦萝素来注重自个儿的保养,一身雪肤除了天生而来,更离不开后日里她费在上头的心思。

苏清瑜闻到那玉肌膏的香气,也腆着脸要了些。

“都是女儿家的东西,大哥也不臊的慌。”苏锦萝与苏清瑜开玩笑。

经过这些时日相处,苏锦萝明显放开了些,也知道与苏清瑜说笑了。

苏清瑜也不恼,只笑:“只许你们女儿家用,我这男儿家就不能沾沾光了。”

“喏,你沾吧。”苏锦萝挖了一大块玉肌膏粘在苏清瑜的手背上。

苏清瑜笑着将其揉开,两只手不够,又挽起大袖抹到了胳膊上。

说笑了一阵,苏锦萝用了午膳,便被苏清瑜催促去歇息了。

正是午后,日头却也不大,院子里头还在落雪,清凌凌的覆下来卷着溯风。

苏清瑜坐在外室,面前站着苏回。

“爷,成了。”苏回上前,凑到苏清瑜耳畔处道:“三姑娘正跪在老太太那处,等候发落呢。”

苏清瑜端起手边茶碗轻抿,双眸微眯道:“去,再给她添把火。”

“是。”苏回应声去了。

苏清瑜沉思良久,拢袖起身。他步入内室,打开帐帘,只见苏锦萝正窝在被褥里睡得正香。小脸红晕晕的褪了妆,露出面颊上明显的红晕块,像胭脂似得。细长睫毛轻颤,搭在眼尾,拢下一层暗影。

修长手掌伸出,轻抚了抚她的小脑袋。

“好好照料着。”

“是。”雪雁应声,上前放下帐帘。

苏锦萝一觉睡醒,便听到玉珠儿在外头咋咋呼呼的声音。

“姑娘,您醒了。”雪雁替苏锦萝端来热茶漱口,然后又替她净了面。

“玉珠儿在说什么?”苏锦萝靠在软枕上,整个人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苏锦萝话罢,珠帘被撩开,如青身姿袅袅的走进来,与她行礼道:“姑娘,玉珠儿姐姐方才去小厨房取菜,听到老太太那处的大丫鬟正在跟厨娘磨舌根,说三姑娘被送回了本家。”

“送回去了?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咱们理国公府日后,再没有那三姑娘四姑娘了。”

玉珠儿笑盈盈的从如青身后出来,走至榻旁,“姑娘,你猜那苏宝怀是犯了什么事被送回去的?”

“什么事?”苏锦萝刚刚睡醒,整个人懵懵懂懂的还没回过神来。

“听说是偷了大夫人房里的东西。后头又被查出来,先前竟然也偷过老太太屋子里头的东西。啧啧,好端端一个姑娘家,做什么不好,竟偷东西。”

“偷东西。”苏锦萝睁着一双眼,神色呐呐道:“我瞧她,也不像是缺钱的人呀。”理国公府的月例银钱,可比苏锦萝往常在李家多上好几倍。

“她是不缺钱,但她本家缺呀。姑娘可还记得,奴婢与您说过,这苏宝怀的本家养了个吃喝嫖赌,样样都沾的亲哥哥。那人被扣在赌场里,砍掉了一只胳膊。苏宝怀没法子,只得去偷东西替她那亲哥哥还赌债。”

苏锦萝沉默下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老太太和大夫人虽心善,但也容不下这么个偷自家东西的人,只能把人给送回去了。对外头说是本家那处给苏宝怀寻了亲事,咱们理国公府插手不上。”

这理由是烂了些,但有心人自然知道这里头发生了什么事。

“现下已经走了吗?”

“走了。院子都空出来了。”

“唔。”苏锦萝含糊应一声,有些唏嘘。

……

理国公府后门处,苏宝怀面色惨白的站在那处,眼前是看后门的老婆子。

“你个手脚不干净的,还不让我瞧瞧里头是些什么东西,若是再偷了什么去,老太太可要责罚我的。”

一个看后门的,哪里见得着什么老太太,不过就是想着法子要从苏宝怀身上捞最后一点好处罢了。

平日里苏宝怀也没少给这婆子银钱,现下她落难,个个变了脸,皆是些势力东西。

老婆子一把抢过苏宝怀手里的包袱散开扔在地上,然后弯腰翻找。

包袱里头皆是一些衣物,半点首饰也无。

“瞧清楚了?”苏宝怀冷笑。现下连个看后门的腌臜婆子都来羞辱她。

“哼。”婆子没捞着好处,将那些被自己踩脏的衣物一股脑的都扔到了苏宝怀脸上。

苏宝怀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声音森冷。“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理国公府还干净的。”

“宝儿,宝儿。”苏宝怀的亲母张氏,赶着骡子车急匆匆的过来,面露喜色,“你哥哥出来了。”

“他出来了,关我什么事。”苏宝怀心中有怨,她盯着面前的张氏,咬牙切齿。若不是这些人拖她后腿,她现在还在理国公府里头当她的三姑娘。日后还会是定远侯府的侯夫人!

可现在呢?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都是因为那苏锦萝,一回来,便抢走了她所有的东西!

“宝儿……”张氏惴惴不安的看着苏宝怀,声音呐呐道:“理国公府不要咱们了,咱们就回家吧,啊,一样的,一样的。”

“哪里一样!”苏宝怀用力甩开张氏的手,声音嘶哑,“你瞧见了吗?就这样一件衣裳,就抵得上你们一年的吃喝,你们养的起我吗?”

张氏看着那被苏宝怀攥在手里的脏污裙衫,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往常,他们一家是靠苏宝怀接济过活,现下苏宝怀离了理国公府,他们一家日后的开支还不知从哪里来,更别说断了一只胳膊的苏涵还要那么一大笔医药费。

苏宝怀面露嘲讽,扭头就走。

“宝儿,你要去哪里呀?”张氏急急追过去。

“不用你管。”苏宝怀头也不回的吼完,穿着身上单薄的袄裙,咬牙顶着寒风一步一步往前走。冰冷寒雪贴在她外露的肌肤上,顺着脖颈冷到了心口。

她苏宝怀,绝对不可能倒下。理国公府欠她的,她要让他们跪下来,一样一样的,还清楚。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御膳人家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第一侯 明天下 重生之算账 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原来我是道祖 第一序列 八零农媳是反派 万族之劫 神奇宝贝:我真不是火系训练家 朽木充栋梁 尚书大人易折腰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首富小村医 男神投喂指南
经典收藏 我靠写同人称霸世界 不羁 将军夫人和离了吗 繁花映晴空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诛仙 深山有鬼 将进酒 大道魔医 宫斗不如当太后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惑国妖后 白月光是假的 异世情缘(GL) 中华一番 此翡有翠 江湖不挨刀 我在开封府坐牢 在战国成了团扇 反派有话说[重生] [火影]暗花
最近更新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非人类医院 认错夫君切片以后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基建从游戏开始 饲养章鱼少年 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我的房东是龙王 庶妻 大佬退休之后 我在原始煮巨兽 天子脚下 不知阿姐是男主 养坏的反派不要扔 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 窥光者[末世] 老婆的量词是一只 逆天神医妃 问情不悔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