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奥汀的祝福 三步上篮(下) 江湖遍地是土豪 掐指一算你必遭大难[穿书] 定海浮生录 鱼不服 天道宠儿开黑店 我不成仙 掌中妖夫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38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苏锦萝一路颠颠的被送回理国公府, 路上还怵怵的发蒙。

那个人, 好像发现了荷包不是她做的,所以对她发脾气了?真是小气……苏锦萝又心虚又烦躁的想着。

这可如何是好?

“姑娘, 姑娘……”马车刚刚拐进理国公府角门,苏锦萝就听到一阵急唤声。

她撩开马车帘子,就见玉珠儿满脸焦急的奔过来, “姑娘, 大姑娘来寻你了。”

大姑娘?苏珍怀?她不是被送进宫去了吗?听说皇帝十分宠爱,甚至还给二老爷升了官。

“姑娘,奴婢说的是新平郡李府的大姑娘。李飞瑶, 李大姑娘。”见苏锦萝一副懵懂小模样, 玉珠儿便赶紧解释。

苏锦萝愣了愣, 瞬时面色一喜,“是瑶姐姐来了?”

“是呀, 等姑娘半天了。”玉珠儿爬上马车, 让马车夫将马车赶到了花厅。

花厅内,李飞瑶坐在实木圆凳上, 正在吃茶。

“瑶姐姐。”

听到声响,李飞瑶转身, 眸色定定的看向正提裙迈步进厅的苏锦萝。

随着桂嬷嬷学了这么久的礼仪,苏锦萝也算小有心德。举止动作、说话仪态皆平稳了许多。

因着天色尚好,花厅槅扇尽除, 苏锦萝带着斜阳入内, 一身白肤几乎晃花人眼。

皇城毕竟是皇城, 与新平郡那小地方不同。原本干瘪瘪的小丫头,只住了多久,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身上穿着锦衣华服,头上戴着珠玉翠环,云鬓花颜的娇模样,差点让李飞瑶不敢认。

相比于苏锦萝,李飞瑶就有些狼狈了,她千里迢迢与李家人一道赶来皇城,到了之后又因为李老太太的病而四处奔波,忧心焦虑,连一个囫囵觉都没睡过。

李飞瑶起身,毕恭毕敬的与苏锦萝行了一礼。“给苏二姑娘请安。”

苏锦萝迈过来的步子堪堪停住,她有些慌乱的将李飞瑶扶起来,声音软绵绵道:“姐姐……”

“苏二姑娘如今可是贵为理国公府嫡姑娘,马上又是静南王妃,怎么能唤区区一个商户女为姐姐呢。”

李飞瑶推开苏锦萝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她的心里堵着一口气,她恨苏锦萝的不辞而别,贪恋权贵。可瞧见这副模样的苏锦萝,她又突兀觉得心安。过的好,便也好了。这本来,就应该是她该待的地方。

这样的一只娇软小东西,就该锦衣玉食的养着,他们李家不配。

“我本也不愿来打搅你,只是父亲与我想尽了法子,将皇城内能请到的名医都请了,老祖宗的身子还是一日日的不见好。”

不说不见好,连汤药都几乎吃不下去了。

“老祖宗?老祖宗怎么了?”苏锦萝急道。

李飞瑶的面色真的非常差,她未上妆,眼底晕开的暗青色痕迹清晰可见。可即便如此,美人依旧是美人,只是这个美人眼中的傲气,已随着皇城内众人的踩高捧低而渐渐消弭。

“老祖宗病了,我与父亲将老祖宗带到皇城来,就是听说这里聚集着世上少有的名医。但那些人都救不了老祖宗,我只能来求你,求你去请那静南王。”

苏锦萝呐呐张了张嘴。

“我听说静南王医术极高,医白骨而活死人。”

“我……”苏锦萝面露犹豫。

“你们不是已经订亲了吗?还是说你不愿让他来救老祖宗?李枝菱,不对,现在应该叫你苏锦萝了。苏锦萝,就算我李家对不起你,可老祖宗一直偏宠你,她对你的心,你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将雪雁给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锦萝急的红了眼。那个人刚刚还在与她生气呢,她这么冒冒失失的过去,依照那人小肚鸡肠的脾性,定是不会好好答允自己的。

“瑶姐姐,你先带我去看看老祖宗吧。”

李飞瑶半撑在面前的茶案上,看向苏锦萝的目光隐忍而悲切。“苏锦萝,你若是真心想救老祖宗,便请了那静南王来,去城西李宅找我们。念在老祖宗那些年对你的情意上,算我求你。”

哽咽着,李飞瑶突然朝苏锦萝跪了下去。

“瑶姐姐!”苏锦萝大惊,使出了吃奶的劲把李飞瑶从地上搀起来。“你别这样,我若是能救老祖宗,定会拼尽全力去救的。”

李飞瑶摇摇欲坠的起身,还没站稳,脚下一晃,就往前摔去。

“瑶姐姐……”

苏锦萝根本就撑不住比她高了半个头的李飞瑶。还是听到消息,急急赶来的苏清瑜一把拽住了李飞瑶的胳膊,将人揽进了怀里。

“大哥?”

“萝萝,没事吧?”苏清瑜看着苏锦萝那张苍白小脸,满眼心疼。

苏锦萝摇了摇小脑袋,“我没事,可是瑶姐姐她……”

“应该是太累了,我让丫鬟唤个大夫过来给她瞧瞧,你别太担心。”

“嗯。”

苏清瑜带着李飞瑶去了客房,苏锦萝急急随在身后,被苏清瑜给拦住了道:“你脸色不好,先回去歇息,有什么事等人醒了再说。”

苏锦萝无奈,却不想在那处添乱,只得蔫蔫的回了锦玺阁。

“姑娘。”玉珠儿上前,替苏锦萝倒了一碗茶来。她看着眼眶红红的苏锦萝,一脸心疼。“您莫介意大姑娘说的话。她惯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我知道。我只是不知道现下老祖宗是何情形,有些心焦而已。”

“姑娘别担心。奴婢听说静南王的医术是顶好的,自然能医好老祖宗。依照姑娘您现在和静南王的关系,这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嘛。”

“……可是,”苏锦萝嗫嚅道:“他在生气……”

“姑娘您说什么?”苏锦萝声音太小,玉珠儿没听明白,她道:“姑娘别急,奴婢这就去寻小厮,去静南王府传信去。”

话罢,玉珠儿径直去了。苏锦萝趴在桌上,扣着面前的茶碗,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哼唧声。

大夫去看了李飞瑶,说没甚大碍。玉珠儿派去的那个小厮回来禀告,说静南王进了宫,这一时半会的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府。

进宫了?

苏锦萝苦恼的皱起一张小脸。

她能等,可老祖宗那处等不得。瞧瑶姐姐的模样,老祖宗那处,怕是已经不好了。

“姑娘,今日该练走路了。”院内甬道处,桂嬷嬷立在那里,声音清晰的朝着屋内道:“再过几日您就要进宫见太后,若是御前失礼,那可是大不敬。这丢的不单单是你的颜面,而是整个理国公府,连带着静南王府的脸面……”

“桂嬷嬷!”桂嬷嬷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往常瞧见她,跟老鼠瞧见猫似的苏二姑娘疯癫颠的跑出来,一双黑乌乌的大眼睛盯在自己身上,像瞧见了米的老鼠。

……

这不是苏锦萝头一次进宫,可却是她头一次一个人进宫。

夜晚的宫殿愈发显得诡异阴森,巍峨壮观,就像是一只张大着嘴,嗷嗷待哺的巨兽。

苏锦萝随着桂嬷嬷走在宫道上,两边是随风摇曳的氤氲宫灯,前头稀稀拉拉的走着几个小宫女,埋首垂额的走的极快,却半点声息也无。

“姑娘,这边请。”

行至太后的寿康宫,苏锦萝站在殿外等候传召。

晚间的风阴冷入骨,苏锦萝穿的不多,她缩头缩脑的站在那里,冷的浑身发颤。

不远处,有宫女并一众太监,抱着个小娃娃缓步而来。

小娃娃梳双髻,罩着一件红绫袄,在晦暗宫灯下,露出一张粉雕玉啄的小脸来。眉间一点朱砂痣,与那伪君子眼睑处的那点,倒是颇有种异曲同工之妙。

长的真是好看,玉娃娃似得。

苏锦萝歪头打量。那女娃娃软乎乎的伸着藕臂,一截一截的白嫩,小胖手腕上戴金镯,半眯着眼,似乎是刚刚睡醒。

“姑姑,真宁公主来了。”

红绫从殿门口拐出来迎真宁公主,冷不丁的瞧见站在一旁的苏锦萝。“这是……”

“这是理国公府的苏二姑娘。”桂嬷嬷应道。

红绫站定,借着宫灯的光将人上下打量。

因着要进宫,苏锦萝特换了件水红妆缎窄袄,勒出纤细身形,腰间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上一双软底儿宫鞋,衬得整个人纤细又娇美。

自来了初潮,苏锦萝的身量也拔高一点,虽不明显,但胸前明显开始长肉,被窄袄勒着,愈发明显。不过最让人瞩目的,还是苏锦萝那身泛着玉色的白肤。所谓一白遮百丑,更何况苏锦萝还不丑。

晕黄灯色下,柔柔娇娇一小美人。

红绫蹲身行礼,姿态袅袅,“原来是苏二姑娘。”

桂嬷嬷道:“太后可准了?”

“太后正在里头跟王爷说话呢,这说着就想起真宁公主来了,这不,着急忙慌的让抱过来了。”

真宁公主歪着小脑袋趴在宫女肩上,盯着苏锦萝看。

红绫笑道:“瞧公主这不错眼的盯着瞧,怕是认出这未来的静南王妃了。”

桂嬷嬷板着一张脸,没有接话,还是那抱着真宁公主的宫女道:“红绫姑姑,外头冷,莫将公主冻着了。”

“快,快些进来吧。”

苏锦萝随在真宁公主身后,迈着小细腿跟进去。

寿康宫内很静,烧着炭盆,点着熏炉。苏锦萝闪过屏风,至内殿,才看到靠在榻上的太后。

太后似在跟人说话,苏锦萝站的地方有些远,那人被槅扇挡了,她瞧不真切。

红绫进去回话,太后抬眸,往她这处瞥了一眼。苏锦萝赶紧低头,她听到真宁公主软绵绵的声音,“太后,四叔。”

“乖。”

然后便是一阵逗弄真宁公主的说笑声。

苏锦萝动了动脚,站的有些僵了。

“太后,外头苏二姑娘还在候着呢。”红绫道。

“这就来了?快请进来。”太后促狭的看了一眼陆迢晔,只见那人把玩着手里的茶碗,撑着下颚坐在榻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苏锦萝低着小脑袋进来,陆迢晔掀了掀眼皮,目光落在她身上那件窄袄上。小姑娘长大了,越发惹眼了。

“给太后请安。”

苏锦萝照着桂嬷嬷教的规矩,毕恭毕敬给太后请安。

“来,过来给哀家瞧瞧。”

苏锦萝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到一张带着妆面的脸。姿容高贵,眉目亲和,看着并不显老态,一副慈眉善目之相。但苏锦萝却还是不敢大意,只迈着小碎步过去。

“瞧瞧这小模样,长的真乖巧。”

看清楚了苏锦萝的样子,太后眸色微动,面上不显,只笑着夸赞,“怪不得你要巴巴的求到哀家这处来,可真是个小美人。”

这般柔柔软软的小姑娘,确像是她这儿子会喜欢的模样。

陆迢晔摸了摸真宁公主的小脑袋,然后给她喂了一颗红薯糖。

真宁公主“吧砸”着小嘴,伸出小手指向苏锦萝,声音软绵绵的道:“四叔母。”

“哎呦,这都不用教就会了。不过现在叫还太早了。”太后笑眯眯的抚了抚真宁公主的小脸,把人揽到自己身边。

真宁公主趴在太后膝上,嚼着嘴里的红薯糖。

“这大晚上的,你怎么又给她吃糖了?坏了牙可怎么办。”太后责怪的看了一眼陆迢晔,然后瞧了瞧真宁公主的小嘴,用帕子抵着道:“快,吐出去。”

真宁公主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自家四叔,却发现她那四叔正盯着未来的四叔母看,根本就连个眼尾也没甩给自己。

吐了红薯糖,真宁公主被带进去漱口。

苏锦萝手脚僵冷的站在那里,十分紧张。

红绫搬了绣墩来,置于太后身侧。陆迢晔挑了挑眉,拨弄了一下茶盖。

茶面上飘着沫子,茶水清冽,嫩芽舒卷,茶香四溢。

“去,将真宁公主的牛乳取来,也替苏二姑娘多添一碗。小姑娘家,定是欢喜吃这些东西的。”

“是。”红绫不甘心的退下去,提了红漆木食盒过来,从里头取出两盅牛乳,一盅端给漱口后乖巧挨坐在陆迢晔身边的真宁公主,一盅端给坐在太后下首处的苏锦萝。

苏锦萝紧张的绞着一双小手,慌乱的接过红绫手里的牛乳。

“四叔喂。”真宁公主仰着小脑袋,不错眼的盯着陆迢晔看。

三个叔叔,真宁公主最喜欢陆迢晔,因为他长的最好看,所以真宁公主最黏他,连皇帝都要靠边站。

“都多大的姑娘了,自己吃。”太后故意板起脸来,捏了捏真宁公主软乎乎的小脸。

陆迢晔看了一眼乖巧捧着瓷盅吃牛乳的苏锦萝,有些手痒。

这巴巴的进宫来,难不成是来给自己告罪的?

想到这里,陆迢晔心中微舒。他垂眸看了一眼真宁公主,难得兴致起来,给她喂起了牛乳。

真宁公主大张着小嘴,受宠若惊的捧着牛乳吃。

咦,今日的四叔好不一样。

苏锦萝吃完一盅牛乳,小小的打了个饱嗝,然后立时捂住自己的嘴,大眼睛四处乱转,见无异样,心下舒出一口气。

应该没人发现吧?

太后似乎是对她很感兴趣,一直与她说话。苏锦萝战战兢兢的应着,掩在裙裾里的小细腿稍稍并拢,轻磨蹭着白玉砖面。

她坐在绣墩上,挺腰直背,不敢有丝毫懈怠。

“太后,时辰不早了,您该歇息了。”红绫上前提醒。

太后笑着摆手,“好好。今日天色这么晚了,就让苏二姑娘宿在这处吧,将侧殿收拾出来,可不敢委屈了人。”

“是。”红绫搀着太后起身,又吩咐小宫女带苏锦萝去侧殿。

苏锦萝站在原处,踌躇的看向陆迢晔。见太后走远,她小跑步上前,一把拽住陆迢晔的宽袖,声音嗡嗡细细道:“你,你别生气了。”

陆迢晔抬手,抽出宽袖。真宁公主仰着小脑袋,被宽袖盖住了小脸。她扒拉着冒出半个头,顺便擦了擦嘴上的牛乳。

※※※※※※※※※※※※※※※※※※※※

大家好像对《吾家艳妾》很感兴趣的样子,压力好大,已经在写了,争取这个月能开。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明目张胆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大明之第一厂公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国民哥哥,抱回家! 偷偷藏不住 妻为上 炮灰姐姐逆袭记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商户娇女不当妾 寂静深处有人家 迪奥先生 莫负寒夏 小蘑菇 格格不入 凌天战尊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 伏天氏
经典收藏 洪荒巫妖传(GL) 流星街小卖店 凤倾之至尊灵契师 老婆是只仙女喵 另类卡牌 国师 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综英美]妖精探员 东方不败之暖阳 冰上传奇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权臣的白月光 将进酒 繁花映晴空 江湖不挨刀 繁花落尽知归处 盛世妆娘 在高危世界创业奔小康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伊甸园
最近更新 我终于抢救了他们的脑子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穿成反派后我沉迷种田(快穿) 我靠养成男主逆天改命 大佬退休之后 问情不悔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无限王座 宠婢 庶妻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女官的自我修养 我的房东是龙王 长公主无处不在 前方高能 基建从游戏开始 人鱼媳妇超厉害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养坏的反派不要扔 神尊屠天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