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暴君[重生] 驸马要上天 寂静深处有人家 含桃 穿成男配去修仙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媵宠 鱼不服 失踪的城堡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46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四月十八, 天霁, 风清。

理国公府内外高挂红绫、喜灯。院内槅扇尽除,户牖、窗绡上张贴大红“囍”字。一眼望去,喜气洋洋。

换了新衣的丫鬟、婆子们忙的脚不沾地, 恨不能生出第三双手脚来。

锦玺阁内, 苏锦萝一大早就被孙氏从被褥里挖了出来, 净面开脸, 洗漱打扮。

“萝萝,这事呢,原本早就该告诉你的,只是母亲这几日忙的头昏脑涨,将这顶顶重要的事给忘了。”

孙氏取出一个匣子递给苏锦萝,拍了拍她的小手道:“洞房花烛之事你既已知晓, 那母亲就不多说了,只是你年纪尚小, 还须细嫩着些。”

说到这里, 孙氏屏退左右,压低声音道:“若是受不住,便求饶几句, 也是不妨事的。”

自上次苏锦萝脱口而出与陆迢晔已行过夫妻之事,孙氏便一直想着, 自家姑娘月事来的晚, 身子还没长好, 可不能尽着人的劣性胡来, 伤了身子事大。

苏锦萝羞红了脸,搂着匣子闷不吭声。

孙氏满以为她与陆迢晔已成事,可苏锦萝却根本就不知道何为成事。

但她也不敢当着孙氏的面问,如何才算成事,只含糊其辞的点头应付。

“来,拿个红鸡蛋,路上饿了,就垫垫肚子。”塞给苏锦萝一个红鸡蛋,孙氏眼瞧着刚刚回来的姑娘这就要嫁人了,心里一阵酸涩,眼泪珠子止不住的滚了出来。

“母亲。”苏锦萝拿着绣帕,细细的替孙氏擦拭眼泪。

“不妨事,不妨事,是母亲太高兴了。萝萝能嫁得如此良婿,可是上辈子积福了。”孙氏笑着握住苏锦萝的小手,软绵绵一团,凝脂似得。再看一身细嫩肌肤,养的娇花一般,怪不得能被陆迢晔看上。

苏锦萝垂着小脑袋,任由孙氏打量。她上辈子的福气都被人一剑斩断了,这辈子更是没丁点福气,眼看着就要跳进火坑了,但每个人都觉着她这是上天恩赐,乃高攀中的高攀。

“萝萝,静南王是顶顶好的一个人,你嫁过去以后,要听话,知道吗?”

“嗯。”

其实孙氏根本就不担心苏锦萝不听话,她这姑娘,最是个性子乖顺的。她担心的,另有其事。

外头都在传静南王二十八了,都未娶妻,乃不举,如今却突然要奉旨成亲了,风向一变,众说纷纭。自家姑娘已与其成事,这就意味着,那静南王根本就不是个不举的。

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更何况是堂堂一个王爷。

“萝萝,你与王爷新婚,这事本不该与你说,只是母亲心里一直想着,生恐你因为这事,与王爷生了间隙。”

苏锦萝捏着手里的红鸡蛋,听着孙氏那哽咽的声音,点了点小脑袋。

“你瞧皇上,三宫六院;其他藩王,皆是妻妾无数。静南王虽素有美名,但日后保不齐……”

说到这里,孙氏止了话。

苏锦萝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孙氏的意思。“母亲放心,他要纳妾也随他。”

见苏锦萝似乎真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孙氏又道:“前些日子,我听闻太后曾有意撮合城阳郡主和静南王。那城阳郡主身份不低,若不是不能生育,这静南王妃的位置,怕是轮不到萝萝你来坐了。”

一提起城阳郡主,苏锦萝立时便想起了梨花树下的那一对璧人。

扣着手里的红鸡蛋,苏锦萝一张瓷白小脸上显出一层阴霾。

纳谁都好,她就是不喜欢那城阳郡主。

苏锦萝活了两辈子,对将她一剑斩杀的陆迢晔都没那么讨厌,却独独对这个只见过一面,说过两句话的城阳郡主十分不喜。

对此,苏锦萝觉得困惑,但后来觉得,大致是八字不合吧,所以瞧着便不喜。

“萝萝,我让元嬷嬷跟着你一道陪嫁过去。还有你那处的四个丫鬟,也一道去。”怕苏锦萝听不懂,孙氏便又道:“你平日里身子不适,却又推脱不得的时候,可以从那四个丫头里挑一个去伺候。”

苏锦萝愣了愣,然后点头,“是玉珠儿、雪雁、依彤和如青吗?”

苏锦萝惯常用玉珠儿和雪雁,对于依彤、如青并不算十分熟识。

“对,你初来乍到的,还是要多带几个自己人的。”静南王府里没有其余女子,比之其它地方干净不少,但毕竟是个王府,里头的丫鬟、婆子皆不是吃素的。

“母亲瞧着,玉珠儿和雪雁与你最是亲近,但玉珠儿相貌、性情皆不如雪雁。”

“哦。”苏锦萝点头。母亲的意思是,日后可以给雪雁开脸。

孙氏又絮叨许久,见苏锦萝一一应了,这才抹着眼泪珠子将丫鬟唤了进来,替她穿戴凤冠霞帔。

宫里头的绣娘一针一线绣制出来的嫁衣,自然是极好的。

虹裳霞帔,绛晕帔子,缨络垂旒,下面一条百花裥裙,一双大红绣鞋,一抹浓艳,满身喜庆。

“来,戴上凤冠。”

青丝如瀑,金步摇冠,钿璎累累,玉佩珊珊。苏锦萝带着妆面转身,盈盈立在那处,如斯华贵。

“萝萝真好看。”屋门口,苏清瑜喃喃开口,满眼惊艳。

“快,背出去。”孙氏催促道:“别误了吉时。”

苏锦萝被苏清瑜背到背上,穿着喜鞋的小脚颠颠的轻晃悠,一路穿过甬道至垂花门。

头上盖着喜帕,苏锦萝什么都瞧不见,只能看到自己腰间挂着的那个荷包。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方才孙氏要给她戴新绣制的荷包时,她独独挑了这一个。

理国公府外,朱色大门开敞,陆迢晔一身大领对襟喜袍,骑着高头大马。玉带蟒袍,金冠银簪,俊美如斯。

围观的百姓数不胜数,皆被陆迢晔的容貌气度所折服。

百闻不如一见,名满天下的静南王,果真是风姿耀朗,俊如神袛。

入轿,起轿,苏锦萝握着那个红鸡蛋,一颗心随着身下的八抬大轿上下颠簸。

唢呐声声,震耳欲聋。

静南王大婚,太后主婚,赐下宫娥、太监数百人。外加金银珠宝、古玩奇珍无数。

静南王府前,高挂红灯,悬双喜彩字绸。

“静南王、静南王妃到。”太监站在府前高唱,众宾客俱起身贺喜。

轿落下,苏锦萝感觉轿帘被人掀起,一只手伸了过来。修长如玉,白皙分明。

苏锦萝伸手,将自己的手搭了上去,却忘记了自己掌心还有一个红鸡蛋。

那只手一顿,将那颗红鸡蛋与软绵小手尽数握于掌中。

苏锦萝捂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被陆迢晔牵着出了喜轿。

“小心石阶。”

身旁传来男人的声音,清雅淡然,凝着冷梅香。

苏锦萝的身子下意识一凛,脚下一绊。

男人眼疾手快的拽住苏锦萝的细胳膊,直接就把人荡秋千似得拎了上去。

步摇淙淙,玉佩轻鸣。

一落地,苏锦萝就恨不得把自己埋进门口那两座石狮子里。

真是丢脸……

宾客的声音远远近近,有一瞬停歇,似乎都瞧见了这幕。

“静南王与静南王妃真是恩爱呀。”

有人说话,众人立时附和,将苏锦萝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苏锦萝愈发羞赧,这些人说话,真是都不打草稿的。

繁忙冗长的一系列仪式过后,苏锦萝被送到了洞房。

陆迢晔并未在外头吃酒,而是随着苏锦萝一道进了洞房。

喜榻上,鸳鸯锦被,双喜红枕,桂圆、红枣等喜物尽数铺叠其下,磕的苏锦萝屁.股疼。但她还不能动,只能硬着头皮坐的极其端正笔挺。

陆迢晔手持玉如意,身高腿长的站在苏锦萝面前。

喜帕被挑开一角,露出一张紧抿红菱小嘴,上着檀香色口脂,勾出唇形,中间缀着一颗小巧唇珠。渐往上,白玉小耳上缀着一对玉石耳坠,晃动时婀娜摇曳,衬出一截白皙脖颈。

“哗啦”一声步摇动,喜帕被彻底挑开,一张带着妆面的胭脂小脸霍然而显。梳高髻,戴凤冠,小心翼翼仰头时,菱唇紧抿,双眸清澈,黑乌乌的蒙着一层水雾。

苏锦萝看着面前一身大红喜袍的陆迢晔,有一瞬怔愣。

她一直知道,这个人长的好,可直到今日才知道,原来这个人不是长的好,而是长得极好。

看着小姑娘的呆滞模样,陆迢晔轻勾唇,俊美面容之上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来,惹得一旁前来伺候的宫娥涨红了脸。

“王爷,王妃,该吃合卺酒了。”雪雁上前,笑着将手里的合卺酒分别递给陆迢晔和苏锦萝。

王爷与王妃,真是郎才女貌,终成眷属。

苏锦萝被玉珠儿搀着,从喜榻上站起,纤细身子穿着大红嫁衣,更显身形纤柔。捧着合卺酒,娇软软的立在那处,衬着陆迢晔高大挺拔的身形,万分惹人怜惜。

合卺酒入口,醇香甘甜,混着熏香味,迷惘了心神。

“我去待客,你先歇息。”

话罢,陆迢晔将手中酒杯递给苏锦萝,指尖若有似无的往那白腻腕子上一滑。

苏锦萝被撩的一哆嗦,双眸小鹿似得瞪大。

陆迢晔落下一阵笑,径直拢袖去了。

苏锦萝拿着两只酒杯怔怔站在原处片刻,回神后赶紧唤雪雁和玉珠儿帮她将凤冠取下来。

这顶凤冠打造的实打实,压了苏锦萝一路,直把她压的连脖子都转不动了。

打发了宫娥出去,只留下玉珠儿和雪雁两人。

“啊,轻点。”苏锦萝哀嚎出声。

雪雁小心翼翼的替苏锦萝捏着脖子,“王妃,这力道可还好?”

“嗯。”苏锦萝褪了凤冠,又换下了那层层叠叠的嫁衣,终于能舒坦会。她坐在垫着大红喜垫的绣墩上,就着玉珠儿的手咬了一口红鸡蛋,然后又吃了一口茶。

她从晨起到现在,连口茶都没用,就怕中途出岔子。

“王妃,先沐浴吧。”

嫁衣太厚,憋的苏锦萝身上都出汗了。未免过会子洞房花烛失礼,要先沐浴净身。

“嗯。”苏锦萝三下五除二的吃完红鸡蛋,然后又趁着空隙塞了几口糕点,这才领着玉珠儿和雪雁去喜房旁的净室里沐浴。

净室很大,里头早就备好了香汤,还有各种瓶瓶罐罐的香膏、皂角等物。

“王妃,不愧是静南王府,不说跟往常的李府比,就是跟理国公府比,那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玉珠儿絮絮叨叨的跟苏锦萝说话。

苏锦萝趴在浴桶里,浑身被热水包裹着,舒服的直哼哼。

她不是头一次来静南王府,先前来时已被那巍峨雄伟所折服。如今因着这婚事,静南王府砸了后墙,又扩了一倍,其壮丽程度直看的人瞠目结舌。

“王妃,夫人临走前,交给奴婢这个,”雪雁红着脸,将手里的瓷瓶递给苏锦萝,“说是用在洞房花烛夜的。”

嗯?

苏锦萝接过,拨开瓷瓶塞子先嗅了嗅,没闻出什么味,又倒出来一点用指尖捻了捻。滑腻腻,呲溜溜的,像是给什么东西润滑的。

“这是什么?”苏锦萝奇怪道。

难道是喝的?

“王妃不知道吗?夫人说,是,是用在下头的。这样,这样跨凤乘龙时才不至于因男子鲁莽而受伤。”

雪雁面色愈红,到最后那声音支支吾吾的都听不真切。

苏锦萝听明白了,烫手山芋似得把那瓷瓶塞了回去。

她是真不知道这东西要往哪涂啊……

那头,玉珠儿捧了匣子来。“王妃,这匣子放到哪处呀?”

“拿来我瞧瞧。”认出是今日孙氏塞给她的那个匣子,苏锦萝轻咳一声,一张瓷白小脸被氤氲热气熏得通红,更显娇嫩。

“是。”玉珠儿上前,将匣子打开递给苏锦萝。

苏锦萝伸手取出一本画册子,慢吞吞的翻开,然后立时瞪大了一双眼,猛地一下把画册子扔了回去。

她的眼睛,好疼,这些都是什么呀……

※※※※※※※※※※※※※※※※※※※※

嘿嘿嘿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莫负寒夏 九幽 24分之1 凌天传说 重生之算账 尚书大人易折腰 在暴雪时分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皎娘 (重生)滚!老子对你没性趣! 万古神帝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格格不入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天生富贵骨 伏天氏 第一序列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玄幻之究极大反派 重生八零养狼崽
经典收藏 喵仙君 原配逆袭指南(快穿) 史上第一诡修 男配大人,战斗吧! [综英美]妖精探员 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 点龙笔 祸害新千年 冰上传奇 在战国成了团扇 美人与权臣 繁花映晴空 在高危世界创业奔小康 靠种田在修仙界当大佬 犬之神[综].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将军夫人和离了吗 国师 我家徒弟又挂了 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最近更新 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 问情不悔 鸿蒙仙缘[穿书] 摘仙令 我玩的游戏成真了 庶妻 我靠写同人称霸世界 养坏的反派不要扔 皇家级宠爱 我家师父撩不动 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 神尊屠天 不知阿姐是男主 我的房东是龙王 修仙不如玩基建 直播养娃 女配和绿茶he了(女尊) 云倾 我全校都穿越了 作为coser的我好难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