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美人记 山下一家人 极品飞仙 皇后妩媚动人 有珠何须椟 饕餮太子妃 我有花,你有盆吗 这个魔头有点萌 谋家 魔尊也想知道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47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烛光掩影, 缱绻罗帐。

苏锦萝劳累一日, 已躺进锦绣被褥中安歇。

玉珠儿和雪雁守在锦帐边,窃窃私语的打着手势。

户牖处,站着一排宫女, 垂眸敛息, 神色沉静。

穿廊内, 喜灯摇曳, 行来一身穿喜服的男子,满身酒气,步履微乱。

“王爷回来了。”宫娥上前搀扶,陆迢晔抬手,挥开人,推开了面前的雕花格子门。

屋内, 熏香萦绕,喜烛滴泪。

锦帐内, 蜷缩着一个纤细身影, 睡得极其舒服,小脸酣红,似上了胭脂般好看。

“王爷, 净室内香汤已备好。”雪雁上前提醒。

陆迢晔微颔首,拨开锦帐, 俯身往苏锦萝面前凑了凑。

苏锦萝并未睡熟, 隐约间闻到一股酒香, 嫌弃的把脸埋进了被褥里。

陆迢晔低笑, 隔着被褥,点了点那颗小脑袋。

竟还嫌弃起他来了。

褪下喜袍,陆迢晔转身进入净室。

有宫娥进去伺候,不消片刻就被轰了出来。陆迢晔的贴身小厮明远急急寻过来,从侧边入净室,伺候自家王爷沐浴洗身。

亥时三刻,天色已深。陆迢晔洗去一身疲累,翻身入账。

账内香软,小姑娘浑身香喷喷的蜷缩在里面,露出一双白嫩玉足,曲似新月,把在掌中,恰刚一掌。

一头青丝铺散开来,黑油绸缎般顺滑。

陆迢晔俯身,钻入被褥。

雪雁打下锦帐,领着玉珠儿退出去。

户牖处,一排宫女抻着脖子往里窥探,被雪雁瞪了回去。“聚在这处做什么?”

“红绫姑姑吩咐,要好生伺候。”

领头宫女上前,仰着脖子看向面前的雪雁。

雪雁敛眉,抿唇道:“这处有我跟玉珠儿在就够了。”

“雪雁姐姐,咱们的管事是红绫姑姑。”领头宫女呛道。

太后赐百来宫女,又送了红绫过来管事。

一旁耳房处,出来一人。穿一身青褂,眉目丰朗,身形颀长。是陆迢晔的贴身小厮,明远。

“王爷就寝时惯不喜人在外头守着,大家自散去吧。”明远笑呵呵道:“不然过会子王爷若怪罪下来,那咱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在陆迢晔面前,明远是奴才,但在这些宫女和雪雁等人面前,明远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在府内,小奴才们见明远还要恭恭敬敬的唤声,“大爷”。

宫女们面面相觑,率先转身去了。

雪雁和玉珠儿与明远见礼,然后径直也去了。

明远站在廊下,往前看去。穿廊处,女子身形纤柔,袅袅而行,纤腰削肩,青丝如瀑,在月色掩印下,透出一股氤氲美感。明远轻咳一声,掩袖回耳房。

屋内,锦帐重重,春.色无边。

苏锦萝迷迷瞪瞪的睁眼,只觉身下一凉,亵裤已褪,后臀处被垫上一块巾帕,男人压在她的身上,重如磐石,压的她几乎无法喘息。

困意未褪,苏锦萝的小脑袋里一片浆糊。她睁着一双眼,水雾雾的泛着涟漪,在灯色下,愈发清澈潋滟。

男人身上酒气已退,浑身浸着一股冷梅香,他俯身贴耳过来,咬住那点莹腻耳垂,辗转细揉的唤她:“萝萝”。

苏锦萝浑身一颤,身下钝痛,只感觉那物事一寸寸的碾入。

她用力的攀住男人的肩膀,疼的眼泪都出来了。那颗颗热泪,珍珠般的滚落,尽数并入青丝髻发之中,只惹得那眼尾愈发红艳妩媚。

“呜呜……”

红菱小嘴被堵住,苏锦萝只能忍着痛从喉咙里哼唧。

初时,疼的厉害,后头,男人大刀阔斧,苏锦萝被颠的七荤八素,不知所在。

喜枕下,滚出一个白瓷小瓶,那是雪雁替苏锦萝置在下头的。苏锦萝恍惚间瞧见那瓶,想起里头的东西,终于明白孙氏为什么要给她了。

……

一夜颠鸾,苏锦萝睡得又沉又躁。

陆迢晔靠在鸾凤喜枕之上,垂眸侧目。

小东西蜷缩在他怀里,露出半张红酡面颊,眉宇间沁出一股子小妇人的妩媚娇羞。白细藕臂搭着那件水红色的小衣,攀着他的腰,翻身时带着温软香气。

陆迢晔的指尖一下又一下,漫不经心的捏着那软绵绵的脸蛋肉,鼻息间呼进一股香甜气,视线所及之处满眼白腻,只觉身下物事又有抬头的趋势。

压下那股子燥热感,陆迢晔起身,翻身下榻。

外头,明远守了一夜,听到动静,忙从侧门入,进净室,伺候洗漱。

“爷,今日王妃要去拜见太后和皇上。”明远提醒道。

如今已是辰时,可不能再晚了。

“无碍。”陆迢晔换过衣物,取了帕子,亲自入账给苏锦萝擦洗。

小妇人无知无觉的躺在那处,蹙着柳眉,似十分不适。

初次时,女子一般无从得感,陆迢晔虽尽力克制,但奈何清心寡欲良久,终是将人累成如今模样。

替人擦洗干净,又换过亵衣亵裤,陆迢晔取过挂在木施上的外袍,抬步出了喜房。

屋外,天色大亮,春意融融,新蝉鸟语,春梅艳色,颇为赏目。

明远立在一旁,见自家爷如今这副餍足模样,便知昨夜春宵洞房之喜是如何酣畅淋漓。

他可是听了大半夜的动静。

“去厨房。”

明远一愣,然后赶紧笑着上前道:“今日早膳备的是如意糕、如意卷、合欢汤、吉祥果、花开富贵、合意饼。还有四喜乾果与四甜蜜饯。”

都是些如意名字,取吉祥意。

陆迢晔拢袖,白皙下颚微抬,滑出一道优美弧度。

“再添道金丝酥雀,”顿了顿后道:“爷亲自来。”

“是。”明远垂眸,惊慌不定的拱手,然后赶紧去厨房安排。

屋内,苏锦萝一觉睡到辰时三刻,被雪雁推着胳膊醒过来。

“王妃,该起了。您要进宫呢。”

“唔……”苏锦萝动了动腰,疼的一蹙眉。

雪雁俯身,小心翼翼的抽出那块垫在下头的喜帕。

雪雁身后,身穿宫装的桂嬷嬷上前,接过她递来的喜帕,看到上头的落红,满意点头道:“太后吩咐,不必急在一时半刻。”

“是。”雪雁毕恭毕敬的将桂嬷嬷送走,回到屋子,只见锦帐内,苏锦萝搂着被褥,强撑起一双眼,睁一下,闭一下,睡眼惺忪。

“王妃,该起了。”雪雁接过玉珠儿拧好的湿帕子,替苏锦萝覆在脸上。

苏锦萝一个机灵,神魂归位。

嘶,这帕子好凉。

净室内已备好香汤,苏锦萝沐浴洗身,坐在朱窗前晾发。

陆迢晔拨开面前珠帘,缓步入内。

朱窗前,小妇人一身藕荷色百子刻丝窄身袄裙,下头一条撒花水红盘金彩绣绵裙,黑油般的青丝长发,手挽着梳,拖曳于地,衬出袅袅身姿。

陆迢晔垂眸,看着那不盈一掌的纤细腰肢,动了动指尖,想起昨夜噬魂入骨的滋味,双眸渐暗。

那腰极软,攀折起来,尤其舒爽。

“爷。”陆迢晔身后,红绫领着宫女鱼贯而入,将早膳一一摆置好。

陆迢晔拢袍落坐,苏锦萝回神,雪雁慌忙替她打理,费了好些时候梳了一个百子花髻。

“过来用早膳。”陆迢晔执玉箸,偏头朝苏锦萝看了一眼。

苏锦萝提起袄裙,顶着脑袋上的百子花髻,小心翼翼的颤着小细腿坐到离陆迢晔最远的那个位置。

方才起身,要不是雪雁和玉珠儿将她扶住,她早就踩着那白玉砖跌个狗啃食了。

陆迢晔低笑,轻叩桌面。“王妃坐这么远……怕本王吃了你?”

苏锦萝把小脑袋垂的低低的,露出一截布满绯红咬痕的纤细脖颈,完全不敢跟面前的男人对视。她捂着自己的酸胀腰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昨夜,苏锦萝想起孙氏说的话,攀着这伪君子的腰不断求饶,可是这人听着她的声音,却愈发蛮横,直到苏锦萝的嗓子都哑了,才堪堪偃旗息鼓,却依旧堵在那里,不愿出来。

“王妃,这是王爷亲自替您做的金丝酥雀。”红绫上前,挤开正欲替苏锦萝布菜的玉珠儿。

苏锦萝听到声音,满脸燥红的回神。

啊,大清早的,她这是在想什么呢!

拍了拍脸,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红绫,苏锦萝微愣了愣神,然后偏头朝玉珠儿道:“玉珠儿,替我斟碗茶来。”

“是。”玉珠儿瞪了红绫一眼,替苏锦萝倒了一碗茶。

用过茶,苏锦萝的嗓子稍好,她盯着面前一桌子早膳,用力咽了咽口水。

昨日里,她本就没用什么东西,又被人好生折腾了一晚上,肚子里那点油水早就不见了。

“王妃。”玉珠儿眼疾手快的替苏锦萝夹好了她爱吃的菜。

红绫面露不虞,走至陆迢晔身边,正欲替他布菜,却被雪雁给抢先了。

苏锦萝饿的狠了,不断往嘴里塞东西。吃相虽不算难看,但却有些狼吞虎咽的架势。

“慢些,没人与你抢。”陆迢晔好笑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静南王府穷的连王妃的肚子都喂不饱。”

说到“喂不饱”这三个字时,陆迢晔下意识往苏锦萝身上瞄了一眼。

昨晚的他,确实是没被喂饱。

没曾想,看着干瘪瘪的,里头的料却尚足。堪堪一掌,尤合他的胃口。果然,比起大小,他更在意形状和颜色。

苏锦萝无知无觉的依旧在往嘴里塞早膳,却没动面前的那碟金丝酥雀。

陆迢晔用完早膳,叩着桌面,慢条斯理的开口道:“王妃。”

苏锦萝鼓着面颊抬头,双眸红红的漾着水晕。

陆迢晔执起玉箸,夹了一个金丝酥雀放到苏锦萝碟中,“多用些。”

旁人不知陆迢晔的意思,但苏锦萝却对这个伪君子十分了解。

咽下嘴里的东西,苏锦萝软绵绵道:“一大早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不好。”说完,苏锦萝小心翼翼的把那装着金丝酥雀的碟子往旁边推了推。

陆迢晔吃了一口茶,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来。“既然王妃不喜,那就拿出去喂狗吧。”

明明是在笑着说话,苏锦萝却感觉浑身一寒,她一把抓住那碟金丝酥雀,紧张道:“偶尔吃一次,也无大碍……”

陆迢晔笑着不说话,苏锦萝往嘴里塞了一个金丝酥雀,偷觑人一眼,然后又塞了一个,又偷觑人一眼。

男人正在吃茶,姿态风雅,面容俊朗,惹得昨日新进的小宫女们不停侧眸。

苏锦萝塞了一嘴金丝酥雀,被噎的直翻白眼。

用完早膳,男人要换衣进宫。

“不必伺候。”陆迢晔挥退明远,转头看向乖巧立在一旁的苏锦萝。

对上男人的目光,苏锦萝一顿,伸出白嫩指尖指了指自己的小巧秀鼻。

陆迢晔微颔首,笑意盈盈的盯着人瞧。

苏锦萝磨磨蹭蹭的走上前,替人披上外袍,束上玉带。

纤细藕臂攀上男人劲瘦的腰肢,吃力的将玉带束紧。陆迢晔微垂眸,便能看到那个毛绒绒的发顶。

鼻息间冲进一股熟悉的香甜气息,陆迢晔微敛眉,双臂不自觉收紧。

“哎呀……”

苏锦萝惊呼一声,慌乱的推开陆迢晔。

明明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但小妇人却依旧如惊弓之鸟般。

“歪了。”男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系歪的玉带,怀中温软已褪,让人有些怅然若失。

苏锦萝红着一张脸,替陆迢晔将玉带系紧,然后戴上香囊、扇囊、玉佩等物。

“换那个荷包。”陆迢晔朝木施的方向抬了抬下颚。

苏锦萝转身看去,只见横架木施上挂着一个丑丑的荷包,绣工粗糙,绣纹歪曲。是她给陆迢晔绣的那个。

比起苏锦萝手里的这个,简直是美玉和丑石的区别。

“今日,今日还是换别的戴吧。”苏锦萝嗫嚅出声,显然是对自己的手艺十分羞赧。

若是今日这人戴这样的荷包进宫,被太后乃至皇帝瞧见了,自己手拙脑笨的名号怕是要顶一辈子了。

“无碍。”这个荷包,该知道的人,早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人,也知道了。

苏锦萝纠结良久,在陆迢晔无声的催促下,最后终于是苦着一张小脸给他系上了。

算了,他要丢脸就让他丢吧。

反正自己也是他的王妃。人家说起来,定然会说枉静南王一世英名,却败在了她这个手拙脑残的王妃身上。

想到这里,苏锦萝一瞬豁然开朗,看来自己还是有点作用的嘛。

“唔……”额角突然吃了一个栗子。苏锦萝捂着脑袋,泪眼朦胧的看过去。

男人举着手里的白玉冠,塞给苏锦萝。

白玉冠温软入手,透着暖意。苏锦萝撇着小嘴,踮脚,举臂,够不着。

“你低头……”

“本王从不低头。”陆迢晔双手环胸靠在木施上,好整以暇的逗弄着人。

苏锦萝鼓起一张小脸,拖了一只绣墩过来,然后提裙站上去,替人戴好。

幼稚!

※※※※※※※※※※※※※※※※※※※※

来日方长,王爷别急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国民哥哥,抱回家! 明天下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 首富小村医 小蘑菇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 迪奥先生 在暴雪时分 男神投喂指南 病娇毒妃狠绝色 佞臣凌霄 变猫记 白色橄榄树 FOG[电竞] 重生之算账 海贼:旧时代归来 含桃 天生富贵骨 第一侯
经典收藏 墨刃 不羁 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林府长女[红楼] 深山有鬼 惑国妖后 繁花映晴空 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 退散吧,杯具! 繁花落尽知归处 穿成男配去修仙 算命的说我能上清华 另类卡牌 撒娇庶女最好命 娇娘春闺 (穿书)我真不是女主 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 宫斗不如当太后 沉戟 我在异界开酒店
最近更新 鬼杀队RPG 问情不悔 妾无良 [快穿]逆袭成男神 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 直播养娃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侧妃上位记 祖传技能 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 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 最后两千块 春秋小吏 和堕落之主谈恋爱 如何捕捉野生卧龙 我在修仙界的花样死法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穿成反派后我沉迷种田(快穿)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