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这个魔头有点萌 有姝 [清穿]东宫女官 有珠何须椟 天下第一蠢徒 表妹万福 江湖遍地是土豪 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 奥汀的祝福 求退人间界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53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屋内角落处, 香香和奔奔在苏锦萝脚边打转, 两只白绒毛团失宠明显。

“爷。”屋外天热,雪雁上前接过陆迢晔褪下来的外袍,随在人身后去屏风处伺候洗漱净面。

明远站在廊下, 模糊瞧见里头的动静, 再看一眼那尚在逗鸟的静南王妃, 突兀生出一股怒其不争的火气来。

自家爷都回了, 还在那逗鸟呢!

苏锦萝玩的不亦乐乎,偏头时突兀瞧见正在给陆迢晔递帕子的雪雁。

一个颀长挺拔,一个身姿盈盈,偏头垂目时,时不时的目光碰触。瞧着就赏心悦目。

“吉祥,吉祥……”鹦哥儿还在说话, 陆迢晔身上汗湿,觉得擦洗不尽, 便进了一旁净室, 准备沐浴洗身。

雪雁收拾好巾帕、沐盆,转身欲走,苏锦萝却突兀开口道:“雪雁, 端碗凉茶进去给王爷。”

苏锦萝声音轻细,却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语态。

雪雁心思清灵, 瞬时明了。她“扑通”一声伏跪于地, 用力朝苏锦萝磕头。“王妃, 奴婢不敢。”

“只是让你去端碗茶……”苏锦萝也没想到雪雁的动静会这般大。她只是想起前几日孙氏与她提的事而已。不过既然雪雁不愿, 那……

突然,“砰咚”一声。户牖处,明远直冲进来,撞到素娟屏风,还没站稳,立时跪地,身形狼狈。“求王妃成全!”

地上跪着两人,槅扇处传来暖风阵阵,混着沁人花香,瑟瑟潇竹,一旁净室里水声涔涔,男人还没洗完。

“成全什么?”苏锦萝坐在竹塌上,香香和奔奔蹬着两条小短腿使劲的攀住她的小腿往上跳。

苏锦萝将两个小家伙抱到膝盖上,整了整微褶衣裙,眸色奇怪的看向明远。

“奴才,奴才心仪雪雁姑娘,请王妃成全。”明远平日里的精明气这会子全寻不见,他扶趴在地上,与雪雁挨得极近。宽大的袖摆遮在雪雁的罗袖上,一浅一暗,平添暧昧。

雪雁听到明远的话,面色一怔,尔后脸色煞红。

苏锦萝捏着香香的毛耳朵一顿,半日都没反应过来。明远居然会心仪雪雁?

净室里,陆迢晔沐洗完毕,穿一身青绸白褂,缓步而出。他一边绞着头发,一边拢袖坐到苏锦萝身侧,身上的冷梅香气扑鼻而来。又因为刚刚洗漱完,所以比平日里浓厚许多。

苏锦萝下意识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偏头看向陆迢晔。

男人的头发披散下来,湿漉漉的带着水汽。他身上的青绸白褂极薄,又贴身,肩膀上的衣料尽数被长发濡湿。湿水继续蔓延,浸湿后背,濡湿胸前。浸出一身白皙肌理。

苏锦萝发现,原来男人的头发是微带卷曲的,虽不明显,但发尾弧度尤其清晰,就像新月似得。

苏锦萝盯的痴了,跪在地上的明远和雪雁将头埋得更低。

陆迢晔偏头,跟苏锦萝对视,眸色沉静,波澜不惊。

小妇人慌忙低头,涨的面色通红。她一下又一下的扯着香香的耳朵,香香不堪其扰,猛地蹦下去跟奔奔跑远了。

竹塌不大,陆迢晔绞发时,手肘会撞到人。苏锦萝往旁边坐了坐,然后又往旁边挪了挪。

“再动,就掉下去了。”男人凉凉开口。

苏锦萝羞得连一双玉耳都成了绯红。她低着脑袋,那绯红自香腮处向下蔓延,透过脖颈,直至全身。

羞得像只熟透的小虾米。

陆迢晔偏头瞧着,脸上就忍不住带了笑。

男人喉结轻动,绞着头发的手放缓了动作。

他盯着人,撩起衣袍,将右腿搭在了左腿上。

这小日子,应当过去了吧?

这边,苏锦萝羞不自禁。她一向知道男人长的好,可却从未放在心上。但不知为何,今日突兀瞧见,心里“砰砰”乱跳起来,就好似揣着一只香香,再加一只奔奔。

“求王妃成全。”明远颤着声音,以额触地。

作为静南王的贴身小厮,明远明白,与其求自家王爷,还不如求王妃。王爷虽看似清冷,极好说话的模样,但只有明远知道,王爷极讨厌麻烦事。平日有事,四两拨千斤而过,乃常事。

“这……”苏锦萝面露犹豫,她转头,看向雪雁。“雪雁,你是怎么想的?”

自雪雁被李老太太给了自己后,对自己一向尽心尽力,苏锦萝觉得,这事全凭她自己做主。

雪雁蜷紧手中绣帕,她能感觉到身旁男人那微微颤抖的身子和紧张的心绪。

“愿,王妃成全。”

明远面上一喜,他先是看了一眼雪雁的娇美侧容,然后期待的看向苏锦萝。

苏锦萝颔首,声音轻软道:“若雪雁愿意,那自然是极好。不过,”话锋一转,小妇人道:“雪雁虽是我的奴婢,但我从未轻贱于她。你若要娶,便用凤冠霞帔、八抬大轿将人抬了去。”

对于一个女婢,能穿戴凤冠霞帔,坐八抬大轿出嫁,实在是特别长脸的事。而苏锦萝虽不通府中上下事,但知道明远身份不低,这凤冠霞帔和八抬大轿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一切皆遵照王妃的意思。”明远行叩拜大礼。

苏锦萝摇头,道:“不是照我的意思,是要照雪雁的意思。你既娶了她,便要对她好。”

话罢,苏锦萝起身,走至雪雁面前。离的与陆迢晔远了,她才突觉自己呼吸舒畅了起来。

“雪雁,我再问你一次,你可是自愿?若非自愿,我与你做主。”

雪雁抬眸,目光定定的看向苏锦萝,眸色发红,声音哽咽。“奴婢是自愿的,只是日后,不能尽心伺候王妃了。”

“这有什么,日后你还是我的贴身女婢。”苏锦萝笑罢,将人扶起来。“起吧,天虽热,但这地上凉。还有外头的那架秋千,你都没给我做好呢。”最后那句话,是与明远说的。

明远激动不已,叠声应了,转身,额头猛地又撞到那扇素娟屏风,惹得苏锦萝和雪雁发笑。

讪讪去了,明远依旧抻着脖子瞧雪雁。

苏锦萝拍了拍雪雁的手背道:“去吧。”

“是。”雪雁蹲身退了下去。

屋内只余两人。苏锦萝转身,看到斜靠在竹塌上的陆迢晔,头发未绞干,便已经枕上了她的软枕。那软枕为藕荷色,被浸了水,湿漉漉的泛出一层嫣红来。

“你头发都没干就睡,会头疼的。”其实苏锦萝真正心疼的是男人脑袋下的那个软枕。

这个软枕是苏锦萝近日新做的,名唤“玫瑰芍药花瓣枕”。用各色玫瑰、芍药花瓣装制而成的玉色夹纱枕,精致小巧,尤其好看。苏锦萝非常喜爱,都舍不得用,只欢喜搂着睡,时不时闻闻那玫瑰、芍药花香,能静心凝神,舒缓心绪。

男人阖着眼,似没听到苏锦萝的话。

苏锦萝噘嘴,小心翼翼的扯了扯那软枕,见扯不动,只好曲线救国。

“我替你把头发绞干吧?”

男人终于睁眼,斜觑了苏锦萝后轻勾唇,声音清润,透着慵懒。“那便劳烦王妃了。”

“不劳烦,不劳烦。”苏锦萝狗腿的去拿了新巾帕来,替男人绞发。

男人的头发又黑又长,明明看着并不绵软,但缠在指尖却软乎乎的就跟香香的毛似得。

苏锦萝玩的不亦乐乎,回神后,却发现男人似乎已经睡了过去。

午后斜阳正盛,槅扇半开未开,隔着一层碧色纱窗,带进一束灼日阳光,被分割成块,蒙了一层暗色,但光线依旧极强。男人被扰,蹙眉,拉过苏锦萝的罗袖遮在了脸上。

苏锦萝愣神,动了动袖子,男人闭着眼张口,直接就咬住了一角,将那块罗袖留在了脸上。

除非苏锦萝强扯,不然不仅不好脱身,这身罗裙怕是要废了。

扔下手里的帕子,苏锦萝趴在竹塌上,歪着小脸,目光所及之处,是陆迢晔那张掩在她罗袖下的脸。

罗袖很薄,男人的脸依稀可见。如墨的眉眼,挺翘的鼻梁,细薄的唇。看着看着,苏锦萝便不自觉红了脸。

她居然看着男人的脸看入神了。

真是,真是不知羞啊。

面色一红,苏锦萝慌忙收回自己不知何时点在男人唇上的手。男人依旧咬着她的罗袖,依稀可见素白贝齿。看着温润,但却锋利十足,就像饿狼的兽齿。

苏锦萝打了个哈欠,眯眼看着懒洋洋洒下来的日头,浑身困乏,眼皮缓慢搭拢下去。

陆迢晔睁眼,就看到小妇人趴在竹塌边上,一双藕臂垫在面颊处,侧着一张瓷白小脸,面颊处隐显出一点红晕,不知是晒的,还是被压的。

陆迢晔伸手,捏了捏苏锦萝的脸蛋肉。

苏锦萝不适的动了动身子,下意识伸手环抱住陆迢晔的胳膊,然后往里挤了挤,嘟嘟囔囔道:“不舒服……”

这是将他的胳膊当成那个玫瑰芍药花瓣枕了。

陆迢晔失笑,起身下榻,将人抱了上去,然后搂着小妇人,和衣而眠。

……

苏锦萝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不过竹塌尚温,那股子冷梅香气忽聚忽散的萦绕在四周,喘息间有些噎气。

苏锦萝用罗袖在眼前扇了扇,片刻后才觉舒坦。

玉珠儿站在素娟屏风后,探头探脑的看。

“怎么了?”懒洋洋的撑着身子起身,苏锦萝垂眸看了一眼罗袖。只见细薄丝绸一角已经被咬的抽丝了。

这罗裙是真废了。

“王妃,听说您将雪雁许给了明远?”

“嗯。”接过玉珠儿端来的茶水轻抿一口,苏锦萝一副睡眼惺忪之相。她懒洋洋的扶了扶自己歪斜的髻发,却触到一支金步摇。

步摇被触,发出清灵空响,声声叠叠,尤其好听。苏锦萝却一瞬面色涨红,慌忙就将那支金步摇给拽了下来。

“哪里来的金步摇?”她不是吩咐都要收起来吗?

玉珠儿低着脑袋站在原处磨鞋,闷不吭声。

“怎么了?”没听到声音,苏锦萝神色奇怪的抬眸,看到一副蔫蔫模样的玉珠儿,担忧道:“是身子不舒服?”

玉珠儿摇头,蹲下身子,拿过竹塌一旁小几上的素绢罗扇,小心翼翼的替苏锦萝扇风。

“只是一想到雪雁要嫁人了,心里头就难受。”玉珠儿与雪雁平日里关系最好,雪雁先一步嫁人,玉珠儿虽为她高兴,但这心里却空落落的紧。玉珠儿觉得,雪雁嫁了人,两人定不会再与雪雁未嫁时那般,躺在榻上絮絮叨叨一些私密小事,关系定会疏远。

苏锦萝叹息一声,拉过玉珠儿的手道:“终归是要嫁人的。”

玉珠儿使劲摇头,反握住苏锦萝的手,“不,奴婢要伺候王妃一辈子。”

苏锦萝失笑,她将手里的金步摇递给玉珠儿,“喏,送你吧。去替我瞧瞧外头的秋千搭好没。”

“是。”玉珠儿的情绪来去匆匆,得了一支金步摇,立时就将雪雁忘到了脑后。

院内,那座亭子已建好,飞檐翘角,四角挂铃,闻风而动。下头挂着一架秋千,垫青缎软垫,缚七彩绳,还未上漆。

已近黄昏,天气没那么热了。苏锦萝用绢扇挡着斜阳,坐到秋千椅上。但刚刚坐定,面色却是一僵。

“王妃,这椅子还没磨好呢。”明远看到院内动静,急急从一旁耳房出来,看到已经坐在了秋千椅上的苏锦萝,面色惴惴道:“您还是先下来吧,待过会子磨好了木板子,拔了毛刺,上了红漆,明日晒干,就能用了。”

苏锦萝也想站起来,可是她的屁股被木板上的毛渣子扎的生疼。她穿的又是极薄的罗裙,她怕她一起来,后头就成刺猬了。

因为觉得丢脸,所以苏锦萝垂着小脑袋,暗暗攥紧了两边彩绳,假装没听到明远的话。

“王妃。”雪雁从屋内取了披风来,替苏锦萝披在肩上。挡住纤细身形,也一并遮盖住了腰臀。

苏锦萝慌忙被雪雁扶着起身,然后赶紧回了寝室。

明远暗吐出一口气,赶紧吩咐人将秋千椅上的毛刺磨平。

屋内,苏锦萝趴在竹塌上,苦着一张小脸让雪雁查看。

雪雁的面色不是十分之好,她小心翼翼道:“王妃,可能要拔一会子……您忍着些。”

苏锦萝捂脸,埋首进玫瑰芍药花瓣枕内,声音含含糊糊的从里头传出来。“那,你快点……”

“这……奴婢尽量。”

毛刺众多,密密扎扎的被罗裙挡住了一些,但还是有十几根较尖细粗实的扎在了皮肉上,还有一些实在是细,雪雁寻了半响,眼睛都花了。

苏锦萝咬着那玫瑰芍药花瓣枕,盼望着陆迢晔那厮今晚住在宫里头别回来了。

可说曹操,曹操到。穿廊处,陆迢晔缓慢而来,他先是立在纱窗前逗弄了一番那鹦哥儿,才准备往里去。

“别进来!”透过面前纱窗,苏锦萝急喊出声,鬓角沁出一层热汗,又羞又恼的连头发都汗湿了。

男人转身的动作一顿,身边的鹦哥儿发出欢快的叫声,叽叽喳喳的扰人清净。

苏锦萝羞得把脸埋进被褥里。

小手紧紧拽着那软枕头,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怎么会干出这样的蠢事的。

可绝对,绝对不能被那厮发现了。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七爷 感知世界 修真界败类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国重工 全服第一收集狂[全息] 极道天魔 当年万里觅封侯 从好歌曲开始 猎户家的小娇娇 升邪 年代大佬的锦鲤娇妻 人道至尊 从烧烧果实到流刃若火 子夜鸮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天降我才必有用 卦妃天下 无情应似我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
经典收藏 冰上传奇 东方不败之暖阳 五月泠 [快穿]逆袭成男神 林府长女[红楼] 江湖不挨刀 红楼之薛家有子名薛虹 凤倾之至尊灵契师 娇宠妆妆 (穿书)我真不是女主 我在开封府坐牢 魔尊也想知道 小逃妻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祸害新千年 将进酒 奸臣夫人福孕多 反派有话说[重生]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皇后娇养手册
最近更新 名著世界当女配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人鱼媳妇超厉害 元希修真录 我靠养成男主逆天改命 擅长逃跑的朝日同学 青岚[快穿] 宠妃的演技大赏 神医弃女 皎娘 逆天神医妃 完美转世以后 我的房东是龙王 林府长女[红楼] 八零年代攀高枝 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四界柳楚传 宫阙有佳人 养坏的反派不要扔 活偶都市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