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谋家 魔尊也想知道 窃香(快穿) 掌中妖夫 失踪的城堡 锦帐春 暴君[重生] 全球高考 奸臣夫人福孕多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54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端午重五日, 时值仲夏, 苏锦萝以兰草汤沐浴完毕,穿戴整齐,进宫赴宴。

苏珍怀有孕, 皇帝设宴于太极宫, 普天同庆。

因着肚子里的龙种, 原本的苏昭仪, 一朝变身,就成了贤妃。苏锦萝想,若苏珍怀诞下的是皇子,那贤妃这个名分,怕都不是终点。

首座上,苏珍怀一身宽金线提三蓝牡丹雪灰缎地提花绦子宫装, 云鬓花颜,柔情绰约。她斜斜倚靠在皇帝怀中, 姿态依顺, 眉眼却傲,哪里还有往常在理国公府内的半分低调娴淑,只衬得身旁张皇后的面色越发难看了几分。

“四叔。”真宁公主穿一件桃色罗裙, 梳双髻,颠颠的跑到苏锦萝和陆迢晔的宴案前, 身后跟着急忙慌的奶娘。

苏锦萝臀部的伤还没好全, 昨日里又被身旁之人不那么怜香惜玉的颠了半个时辰。此时跪坐在宴案后, 如坐针毡。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苏锦萝的错觉, 她总是觉得,榻上时,这人对自己受伤的地方,格外关照。明明她都疼的喊了那么久,那人是耳朵聋了吗?偏掐着不放,现下还留着印子呢。

苏锦萝想罢,恨恨转头偷瞪那人一眼。

“来。”在外人面前,陆迢晔惯是一副温和清冷模样。他揽过真宁公主,将手里剥好的那个小香粽递给她。

真宁公主缩在陆迢晔怀里,咬着小香粽,偏头看向苏锦萝。

“四婶子今日的衣裳真好看。”苏锦萝今日穿一条荷青色宫裙,除裙面上的繁复绣纹外,衣领、衣襟、袖缘等位置皆镶花绦。乍看清新秀丽,实则繁缛奢华,四分镶条,六分绫绸。

童言稚语,却听得苏锦萝有些惊心。她小小一个静南王妃,哪里比的上这宴会里头的皇后等人。

“是新做的,看着颜色鲜亮而已。”苏锦萝微微偏身与真宁公主说话,瞧见她那张粉雕玉啄的小脸,心里也忍不住欢喜。

“呐,还吃不吃了?”将装着小香粽的碟子往真宁公主面前推了推,苏锦萝歪头,露出发髻上的珠花簪,靥辅巧笑,清眸流盼。

真宁公主腆着小脸点头,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半路却被陆迢晔给截住了。

“糯米这种东西,吃多了不好。”

苏锦萝听罢,在真宁公主眼巴巴的表情下,把那小香粽又拿了回去。

真宁公主噘着小嘴,继续去其它宴案处讨小香粽。这种小香粽乃皇帝御赐,一人一个,真宁公主吃着好,便变着法的在场上讨旁人的吃。

“妹妹真是有福。”周淑媛领着宫婢,姗姗来迟。

周淑媛乃大皇子生母。宫女出生,因容貌出挑,被皇帝招幸。

周淑媛穿着半旧宫装,面上略施粉黛,容貌虽好看,但奈何荣宠不再,再如何好看,也抵不住无赏花之人。

宫里头的事,一贯如此。宫里头的女人,就跟御花园里头的花似得,开了谢,谢了开,总会有新人进来。不过好在,她的大皇子,惯是个争气的。

“大皇子呢,怎么不见人?”张皇后笑着与周淑媛说话。

“皇后忘了,大皇子被陛下派去利州剿匪,还没回呢。”周淑媛虽思念儿子,但如今在皇帝面前说不上话,只得旁敲侧击的提醒。

“嗯,差不多了,让他回来了,一路过来,倒是正好一道过中秋佳节。”皇帝开口。

周淑媛面露喜色,“是。”

“对了,四皇子呢?”张皇后又道:“自从方贵妃去了,就可怜这个孩子,整日里披麻戴孝的茹素了。”话罢,抬眸看了苏珍怀一眼。明眼人都知道,苏珍怀入宫,为的就是匡扶四皇子。

苏珍怀娇笑道:“染了风寒,不敢过来,怕传给陛下,那可就不好了。”

“大热天的,怎么会染风寒的?”虽然四皇子一事已经查清,但皇帝对这个儿子却诸多膈应。所以四皇子十分识趣,今次宴会称病未来。

“太医说,是忧思所制,所以身子大不如前。”苏珍怀说罢,突然将视线转向陆迢晔,抬眸之际情思熠熠。“听闻静南王医术极好,宴后,可否请静南王到四皇子那儿瞧上一瞧?”

静南王起身,与苏珍怀拱手道:“方才饮了些酒,怕是不便,改日定登门。”

苏珍怀笑着颔首,目光落到陆迢晔身旁的苏锦萝身上。

注意到苏珍怀的视线,张皇后偏头道:“早就听闻静南王娶了个貌美的王妃,今日一见,果真娇俏。”苏锦萝起身,与张皇后行了一个端正的万福礼。“见过皇后娘娘。”

“可惜本宫来的匆忙,都没带什么礼。”张皇后笑罢,又略略与苏锦萝说了几句话,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道:“听说贤妃与静南王妃同出一府,皆是理国公府家的?”

靠在皇帝怀里的苏珍怀眸色轻动,笑着应声,“是呀。只可怜本宫这个二妹妹,小时在外头走散了,去年才寻回来。小小的娇娇儿,不知道在外头受了多少苦。”

话罢,捏着绣帕眼眸拭泪,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苏锦萝呆呆坐在宴案后,看着苏珍怀这副做派,默默咬了一口小香粽。果然是御赐的东西,就是好吃。

皇帝自然万分心疼,赶紧柔声安慰。

苏珍怀本意也是如此,当时便止了泪,端起素酒。“今日高兴,妾陪皇上吃一杯酒吧?”

“你有孕,不能多吃酒。”皇帝故意板脸。

苏珍怀掩唇轻笑,将杯中的酒倒入皇帝的酒杯中,然后勾着眼道:“那就陛下替我吃了。权当妾饮过了。”

“好好。”皇帝抚掌大笑,仰头吃下那满满一杯酒。

一旁张皇后劝道:“皇上,当心身子。”

苏珍怀娇笑着截住皇帝的话。“皇后娘娘,皇上龙体康健,就几杯酒水罢了,能出什么事。”

一个男人,尤其这个人还是皇帝,当然容不得他人置喙自己的尊严,当即便对张皇后呵斥道:“多事。”

张皇后身穿凤袍,整个人僵在那处,怔怔盯着皇帝看,片刻后才敛眉,眼角微红。

想当年,她出嫁时,两人也是有过一段柔情蜜意的,只待她年老朱黄,那段情意,就像是随着她的朱颜一道逝去,连一点机会都不留给她。不过好在,她尚有子嗣傍身。

“皇后娘娘,怎不见太子?”苏珍怀抚着皇帝的手,偏头看到张皇后,姿态无礼,一副恃宠而骄的模样。

“说是要去接个人。”张皇后用帕子压了压眼尾,话刚话,便听得殿门口传来太监的说唱声。

太子领着一个身穿宫装的女子,急急而来。

“给,父皇,母后请安。”

来人一身蟒袍,身姿丰朗,眉眼间带着些宽厚。太子为皇帝陆温的嫡长子,曾担任左天兴军使、东京马步军都指挥使。自上次四皇子之事后,被任命为皇城留守、开封府尹。

但吸人眼球的不是这太子,而是随在太子身后的女子。

“听皇后说,你去接人了,接的是谁呀?”皇帝抬了抬眼皮。

“这是儿臣新纳的一房妾,本是登不得什么台面的,但因着与贤妃娘娘和静南王妃有些姐妹亲近关系,故此带了过来,让她们姊妹一众聚聚。”

苏锦萝正好将那只小香粽尽数吃进肚子里。她怔怔看着面前一脸柔美笑意的苏宝怀,觉得陆迢晔说的话真对,这小香粽是挺噎肚子的。

苏宝怀一一给众人行过礼,然后转头看向苏锦萝。

今日的苏锦萝打扮极好,衣料发饰都是宫里头的金贵样式。纤细的身子被包裹在宫装内,衬出一身白玉肌肤,眉梢眼角带着笑,一看便知过的极如意。

苏宝怀暗暗攥紧手,恨得不能将人扒皮抽骨,但面上却依旧是一副笑模样。

苏锦萝这个琴棋不通,书画不精的静南王妃,因为静南王的关系,已经不知被外头的人嚼了多少口舌了。

“闻名不如见面,给四婶子请安了。”太子笑着上前,与苏锦萝作揖。双眸微抬,不着痕迹的打量人。

就是一个生嫩的小妇人,不足为惧。

苏锦萝起身回礼,视线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往苏宝怀那处偏了偏。这个人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太子的侍妾呢?

“今日倒是巧了,一府三女,皆在这殿上了。”张皇后话罢,略略一扫,将视线转向皇帝。“听闻贤妃是咱们皇城内有名的才女,想来这位苏姑娘和静南王妃也是不差的。”

苏锦萝暗暗扯了扯陆迢晔的衣角,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不如本宫就替大家做这个主,请这位苏姑娘和静南王妃来一段,无论琴棋书画,皆可,如何呀?”

苏珍怀垂眸,看了张皇后一眼。张皇后笑着迎上她的目光,火光四溢。

张皇后只想着用苏宝怀和苏锦萝来下苏珍怀的脸,却不想这三人本就没什么姐妹情意,苏珍怀巴不得看苏锦萝被踩进泥里。

苏珍怀拉住皇帝的手,声音轻柔道:“妾本还觉着无趣呢,皇后娘娘这话倒是提醒了妾,就是不知二妹妹与三妹妹如何了。”

苏宝怀自然是没问题的,苏锦萝也只能被迫没问题。

“好。”皇帝大掌一挥,苏锦萝的才艺表演就这么被定下了。

苏宝怀毫无障碍,她有备而来,褪了外头的宫装,里头赫然便是一条飘飘欲仙的留仙裙,翩翩起舞时,连皇帝都看直了眼。

苏锦萝紧张的攥着手里的酒杯,宴案下,使劲的扯着陆迢晔的宽袖。

陆迢晔慢条斯理的吃着酒,跟苏锦萝这副火烧屁.股的模样全然不同。

苏锦萝瞪眼,“你若不帮我,那丢脸的就是你。”

“旁人只会可怜我。”陆迢晔压着嗓子说完,就见身旁的小妇人气得连脸都红了。

确实,苏锦萝与陆迢晔是因为圣旨成的亲,如果她这个静南王妃被人发现琴棋不通,书画不精,那世人只会怜惜静南王,被逼着娶了一个像她这样的粗鄙女子。

可她才是最冤的那个啊,怎么没人可怜她呢!

见小妇人确是被自个儿给气到了,陆迢晔撑着下颚靠在宴案上,将自己杯中饮了一半的酒水倒给苏锦萝。“替我吃了这盏残酒,我就帮你。”

宫里头的酒,自然是好酒,只是吃这伪君子的残酒,让苏锦萝不自禁想到了方才苏珍怀干的事。

怎么到她这里就被掉了个呢?

“不吃?那就算了。”陆迢晔凉凉道。

“吃吃吃。”苏锦萝急忙攥住陆迢晔的腰带,将人拽回来。因为用力过猛,脑袋狠狠的磕到陆迢晔胸口,撞得发髻都歪了。

陆迢晔失笑,扶住苏锦萝的发髻,把人摆正,然后将那残酒递给她。冒冒失失的,活似没吃酒就已经醉了。

苏锦萝气鼓鼓的红着脸,将那盏残酒吃了。也不知是不是她心里膈应,总觉得这酒里搀着那厮的味道,有一股难以忽略的冷梅香。

那头,苏宝怀一舞正毕,站在殿上,娇喘连连,香汗淋漓。

钟鼓丝竹之音不停,钟罄声声,惹人回味。

苏锦萝吃完那半盏酒,立时上了脸。粉腮红晕,扶着微歪发髻,浑身酒气。

“该轮到静南王妃了吧?”张皇后提醒。

众人往苏锦萝的方向看去,只见她一副醉醺醺的模样,被陆迢晔揽在怀里,连发髻都撞歪了。

陆迢晔无奈笑道:“贪杯吃酒,这会子都醉了。这样吧,若是皇兄不嫌弃,就由本王为大家弹奏一曲。反正也只是为了助兴,谁来都一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谁也不能让喝的醉醺醺的静南王妃再上去表演吧,万一磕着碰着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皇弟的琴技可是能引百鸟朝凤的,不若来一段瑶琴吧?”皇帝见状,也不能强求,只勉强将盯在苏锦萝身上的视线收回来,轻咳一声道。

“是。”陆迢晔应罢,欲起身,却被怀里的小妇人拽住了衣襟。

“你,你去哪啊……别走……”苏锦萝确实是醉了,她红着一双水雾雾的大眼睛,白嫩小手拉着陆迢晔的衣襟,声音委屈,小模样可怜至极,就似只离了母鸟的雏鸟似得。

陆迢晔也没想到,只一杯残酒,竟真的将人给吃醉了。

“不走,只是去弹个瑶琴。”陆迢晔柔声安抚,替她将珠花簪戴正。

“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呀……”只听得“走”字,怀中的小妇人越发黏的厉害。青丝沾面,脸颊坨红,楚腰纤腻,温香软玉。要不是地方不对,陆迢晔倒是真想将人就地按倒算了。

真是会折磨人。

“我去去便回,你乖乖坐着。”话罢,陆迢晔将苏锦萝的小脑袋放到宴案上,然后起身走至殿内。

真宁公主拿着讨来的小香粽坐到苏锦萝身边,奶声奶气的道:“四婶子乖,吃小香粽。”

苏锦萝乖乖的拿了一个小香粽啃,一双眼兜兜转转的落到陆迢晔身上。想着,这个人长的真好看。

殿上,陆迢晔今日穿一身蟒袍,虽没太子的精细,但却独有一份濯濯风华。玉冠俊面,蟒袍加身,只立在那处,就俊美的让众人移不开视线。

苏珍怀和苏宝怀暗瞧着,想起方才苏锦萝赖在人怀里撒娇的一幕,只觉得心内恨得牙痒痒。

这般风华的静南王,为何不是自己的。

苏珍怀看了一眼身边半老的皇帝,脸上搭拢下来的皱纹,比她殿里那棵老槐树都多。

苏宝怀低眉垂目的站到太子身旁,看了一眼太子那张勉强算的上俊朗的脸,然后再看一眼陆迢晔,再回到太子这处,顿觉无法入眼。

※※※※※※※※※※※※※※※※※※※※

方贵妃:我死了,又活了

作者:事实证明,写了大纲也没点用。我是真忘了这件事了……给小可爱们发小红包包补偿一下~抱歉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太初 一世之尊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 御膳人家 白色橄榄树 三国:王者水晶 东宫美人 谋家 商户娇女不当妾 尚书大人易折腰 大明之第一厂公 FOG[电竞] 天生富贵骨 男神投喂指南 你怎么又来暗恋我 临时保镖 花开春暖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万古最强宗 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
经典收藏 暴富后我要盖座大观园 在高危世界创业奔小康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男配大人,战斗吧! 撒娇庶女最好命 我在开封府坐牢 问鼎宫阙 道已种魔 与神明的恋爱法[穿书] 戏如婚 诛仙 犬之神[综]. 燕京闺杀(破案) 失踪的城堡 另类卡牌 炮灰死去活来 帝王娇宠 [综]如何淡定的面对过去 [综英美]妖精探员 五月泠
最近更新 在逃生游戏里扌…… 某master的梦幻召唤 鸿蒙仙缘[穿书] 钟情(快穿)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云倾 尊主她要当反派 三更夜归人 我怎么成了贾元春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红楼之逆贼薛蟠 我全校都穿越了 逆天神医妃 神魔之玥上为尊 元希修真录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四界柳楚传 直播养娃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