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攻玉 庶得容易 重生校园:最强逆天女神 贵宠娇女 奇婚[偶像剧] 清穿锦鲤十四福晋 嫡子难为 伊甸园 纨绔天医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67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一出狱, 苏锦萝就被侯在外头的明远接回了静南王府。

马车辘辘前行, 晨曦初显,已是辰时。宽阔街道之上早已聚集人气,鼎沸人声喋喋不休的充斥在两旁, 伴随着阵阵蒸腾香气扑面而来, 只让人觉得愈发心烦意乱。

“吁……”马车突停, 苏锦萝一个不防, 跟雪雁撞在一处。

“王妃。”雪雁慌忙将人扶住。

苏锦萝抬手,声音轻细道:“无事。”

雪雁探身,拨开帘子,只见自家马车前停着一辆香车宝马。玉佩金铃,罗纱珠帘,隐约可见里头半卧着的一个华贵妇人。

雪雁蹙眉, 与赶车的明远道:“怎么了?”

“是三皇子妃。”

当今陛下第三子陆友文,并非亲子, 乃是养子, 原名康勤,娶王氏女。听闻这王氏女容貌绝艳,惯喜奢侈, 竟学褒姒喜听裂帛之声。三皇子娇宠异常,不听劝告, 每日抬好几箱锦帛进府, 供其撕玩。

一时, 三皇子骄奢淫逸, 沉迷女色之事传遍皇城。大家都私下言,这三皇子妃乃褒姒转世,是祸水妖物,能迷人心智,连皇家人都抵挡不住。

街道虽宽,但还容不下两辆马车一道通过。苏锦萝攥着手中巾帕,学着陆迢晔的模样,叩了叩马车壁,声音轻缓道:“明远,让三皇子妃先过。”

“是。”明远将马车赶至一旁巷口内,让王氏先行而过。

香车宝马飘然而行,金铃清脆间,带着女子张扬的娇笑声。“多谢静南王妃。”

按理,苏锦萝是王氏的婶子,怎么也轮不到她来让道。只如今静南王府一朝败落,这些牛鬼蛇神便也不知从哪处冒出来,嚣张至极。

苏锦萝一贯不是个欢喜争是非的,只是让个路罢了,她并没有什么觉得憋屈的。

“王妃……”雪雁打下帘子坐回去,神色惴惴的看了苏锦萝一眼。

苏锦萝神色疲惫的撑着下颚靠在茶案上,小小打了一个哈欠。

一天一夜未歇,她早已经累得眼皮打架了。与其跟这王氏争街道,还不如回去早早歇息的好。

“我没事,给我倒碗茶吃。”

“是。”雪雁给苏锦萝倒了一碗茶,触手时茶水却的冷凉的。

“王妃,您的小日子快要到了,还是别吃冷茶了吧?”

人若开始走下坡路,这事便会一桩借着一桩的糟心。苏锦萝看一眼面前的茶水,接过,轻抿一口。

凉茶下肚,心口燥气陡消。苏锦萝懒洋洋的靠在马车壁上,闭眼休憩。

雪雁跪在一旁,见苏锦萝双眸下乌青一片,满脸心疼。

苏锦萝的肌肤本就白,如今这般憔悴模样,看着更是比常人严重些,也不怪乎雪雁心疼。

……

青绸马车从静南王府角门入,一路过去,静悄悄的无半点声响。苏锦萝一觉睡醒,觉精神好些,她伸手拨开帘子,只见眼前,满目疮痍,丫鬟、婆子都不见几许。

“这是怎么回事?”这还是那个巍峨壮丽,轩峻高阁的静南王府吗?

“王妃,”苏锦萝的另外两个婢子如青和依彤抹着眼泪近前来,跪在地上哭诉道:“前几日王府被抄了家,事物被打砸了近一半,若不是掌刑大人来的及时,奴婢们兴许就见不着王妃的面了。”

苏锦萝怔怔立在马车前,仰头看向面前杂草丛生的庭院。瓷罐碎片,槅扇木门尽毁,里头也是一派翻箱倒柜之相,不仅无半点人气,因着天热,那边边角角还结上了蜘蛛网。

“先收拾一间屋子出来,暂住吧。”苏锦萝声音轻缓道。

“是。”雪雁领着婢子去收拾住所。苏锦萝提裙走上几步,怔怔立在廊下,入目萧瑟,心口微酸。

一朝之夕,从云端跌入泥泞,任谁都能来踩踏上一脚。雪中送炭难得,锦上添花良多。

今日天色不大好,天际处的乌云压的很深,层叠峦嶂,尤如重山。苏锦萝听到身后传来苏清瑜的声音,伴着滚滚热浪,树蝉新鸣,到耳中已有些模糊。

“萝萝,”苏清瑜疾奔上前,满面热汗。他三两步过甬道,跨上石阶,到廊下,踢开脚下翻倒的一只宫灯,“先与大哥回理国公府住段日子吧。”

天气很闷,日光半明半灭,照的人晃眼。柳树条絮垂枝,被晒得蔫搭搭的。苏清瑜身上穿朝服,里三层外三层的整个人都被浸湿了。显然是刚刚下朝就过来了。

苏锦萝静站在那处,缓慢摇头。她取出帕子,替苏清瑜擦了擦脸上的热汗,仰头开口道:“他说,让我在家等他。”

“王妃……”玉珠儿正搬着实木圆凳出来,一个憋不住,立时便哭出了声。

如今静南王生死未卜,若是真出了什么事,他们王妃小小年纪,便要当寡妇了啊!

玉珠儿一哭,屋内忙碌的女婢们俱都红的眼,一瞬时,那股子“呜呜哎哎”的悲切声,比恼人的蝉鸣更甚。

苏锦萝细细的替苏清瑜擦完脸,然后收好帕子,塞给他。“大哥先去吧,待我这处收拾好了,再去理国公府瞧瞧父亲与母亲。”

“……母亲和父亲都很担心你。”握住苏锦萝的手,苏清瑜正色道:“理国公府,一直在你身后。”

苏锦萝呐呐张了张嘴,“大哥。”

“不想回便不想回吧。我派些靠谱的家仆、婆子来,这硕大静南王府,只剩下几个老仆,若是出了事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你住在这处,要事事当心,外头的有心人数不胜数,尤其是如今局势,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

“嗯。”苏锦萝点头,红了眼眶,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子滚在眼眶里,水雾雾,泪蒙蒙的好看。

“傻萝萝。”苏清瑜抚了抚苏锦萝的小脑袋,欲走,却是被人拽住了宽袖。

纤细素手紧紧的攥着朝服官袍,指尖粉嫩,莹白如玉,因为用力,指骨微显。一截细薄罗袖被拉起,露出纤细腕子,清凌凌的能清晰看到经脉青络。

苏锦萝开口,声音嗡嗡的带着哽咽,却依旧软软糯糯的就似红豆馅的糯米团子。“大哥,你为什么会进官场?”

苏清瑜身形一顿,他并未转身,良久后才传来语调轻缓的说笑声道:“自然是为求权。”

“可你从不在意财权。”苏锦萝向前迈一步,拦住苏清瑜,又重复一遍道:“大哥,你为何会进官场?”

苏清瑜面色微敛,眸色轻动。

他抬手,抚上苏锦萝的脸,那白细如凝脂般的触感粘在指尖,就似上好的水白玉。

“父亲老了,总要有人将理国公府撑起来。只有咱们自己强大了,旁人才不会多嘴。”

苏锦萝明白苏清瑜的意思。她与陆迢晔的婚事,明眼人皆在说是她高攀,大哥今日所做所为,为的不仅是整个理国公府,更是为了她的颜面。

静南王府出事,到如今,连先前言之凿凿的安阳公主都销声匿迹,不见踪影,只有大哥,急急赶来瞧她,生恐她不好了。

苏锦萝鼻尖微酸,“大哥……”

“好了,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哭鼻子呢。”苏清瑜刮了刮苏锦萝的鼻尖,笑道:“待收拾好了,差人知会一声,大哥带你回府瞧瞧。你的锦玺阁大哥一直让人照料着呢。一草一木,一花一枝,都没动过。”

“嗯。”苏锦萝重重点了点小脑袋,依依不舍的将苏清瑜送走。

屋内,雪雁等人已经将寝室收拾妥当。

这寝室,自然没有先前的好,一派用物,皆简朴许多。雪雁在内的四个丫鬟,也都一道挤在了侧旁的耳房内,因为其余屋子被封,她们根本就进不去。

“王妃。”玉珠儿扶着苏锦萝坐在竹塌,捧着一个竹篓子上前,脸上扯出一抹笑,双眸红肿道:“王妃您瞧,这是奔奔生的四只小兔子,毛绒绒的,可好玩了。”

苏锦萝低头,小心翼翼的抚了抚那四只蜷缩在一起的小绒兔,笑道:“真可爱。”

“王妃,您午膳要用些什么?奴婢去给您做。”雪雁上前,不知从哪处寻到一柄素绢扇儿,替苏锦萝打上。

天际的云压的越来越阴,只是那雨却不落,整个天地间犹如一个巨大的蒸笼,连素绢扇儿打过来的都是热风。

寝室内外,槅扇、木门大开,连芦帘都尽数被卷了上去,只是这温度却依旧不低。

静南王府的冰窖被砸了,雪雁等人无处取冰,只好端了几盆水进来洒在白玉砖上降温。

雪雁手中的这扇面本是白的,抄家时被人踩了几脚,虽打了井水清洗,但终归留了印记。

“都可以。”小厨房里自然也是连那些烧火婆子都不见了踪影。

主家遭了难,这些奴仆自然要跑,不然兴许哪一日来一道圣旨,说要抄家,这个时候他们便是要躲都没地方去了。

“雪雁。”苏锦萝想到这里,神色蔫蔫的将雪雁等四个奴婢唤来身边。

“如今王府这般境地,你们也都瞧见了。若是想走,我自不会拦着你们。你们的卖身契可以寻明远去要。”

“王妃,您这说的是哪里话。”玉珠儿哭哭啼啼的抹泪。“奴婢自小随在您身边,只要有您一口吃的,什么时候少过玉珠儿一口。玉珠儿生是王妃的人,死是王妃的鬼,王妃您若是要赶玉珠儿走,那玉珠儿还不若一头撞死在这里呢……呜呜呜……”

“我没说要赶你们走。”苏锦萝赶紧摆手解释,“只是如今王爷情况不明,若是圣上再怪罪下来,我,我怕你们跟着我一道遭罪……”

“王妃。”雪雁跪在苏锦萝面前,仰头开口。“王妃的心,奴婢明白,王妃也是为了奴婢们好。只是,王妃以为的好,不是奴婢们以为的好,奴婢们只要跟在王妃身边,便是最好的。”

“对,我们要跟在王妃身边。”

四个女婢围上来,趴在苏锦萝面前抽抽噎噎的点头。

若说雪雁和玉珠儿硬要跟着自个儿,苏锦萝是能理解的。只是如青与依彤跟她并没有过多的情意。

“王妃,奴婢们身为下贱,能得王妃善待,是上辈子积了福。奴婢们不求与雪雁姐姐和玉珠儿姐姐般日日随在王妃身边,只愿王妃安好,如此,奴婢们也能安心。”

如青与依彤先前被苏夫人派给苏锦萝做丫鬟,生恐这新来的姑娘不好伺候,却没曾想,这姑娘的性子是个顶软绵好相处的。就连雪雁,虽总是板着一张脸,但从未苛刻过她们。

人心都是肉长的,苏锦萝心善,她们是要知恩图报的。如青与依彤虽与苏锦萝不亲近,但却真心盼望着自家王妃好。如今这境地,她们怎么能舍了人去呢?

“好,都留下来,都留下来……”苏锦萝将四人揽在一处,小脸上显出一抹笑。

明远候在户牖旁,仰头看了看天,起身去将书房的槅扇关紧。

晌午,雷声鸣鸣,雨打芭蕉。

苏锦萝带着四个丫鬟用了些粗糙饭食,便躺在竹塌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睡到掌灯十分。

寝室内点了灯,不亮,生恐扰了苏锦萝。

苏锦萝起身,坐在昏暗屋内发呆。

雨声未停,起起落落的雨珠子豆子大,砸在槅扇上,“噼啪”作响,湿了纱窗。

“雪雁,你说王爷在牢里,是不是吃的很差?”

苏清瑜送来的家仆带来数筐新鲜蔬果,一进府就忙活开了,雪雁等人也腾出手来伺候苏锦萝。

“这,奴婢不清楚。”雪雁摇头。

苏锦萝撑着下颚,靠在纱窗前,也不管迎面打上来的雨星子溅的她睁不开眼,只喃喃道:“他惯是个怕热的。我昨晚去看,那牢房建在下头,只点几盏油灯,又不通风,住在里头,连换口气都热乎乎的。”

“王妃……”雪雁用绢扇,替苏锦萝挡住面前的雨珠子。

“这雨越发大了,您还是进里头歇息吧。若是坏了身子,那可如何是好?”

苏锦萝点头,由雪雁扶着离了纱窗。

“雪雁,我想,再去瞧瞧王爷。”走了两步,苏锦萝蹙眉,小嘴紧抿,在思索。

“王妃,您难道还要去寻方大人?”雪雁面露惊惶,她赶紧关紧门窗,见四下无人,才道:“王妃,不是奴婢多嘴,那方大人瞧着……是个心术不正的。”

方淼长了一张严肃硬朗的俊朗面容,平日里惯是个自制有持的,但如今雪雁出此言,是有依据的。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雪雁比苏锦萝更早明白方淼对她的心思。虽不至于心术不正,但他对苏锦萝的心思,再难掩。

“不找他。”苏锦萝摇头。对于雪雁的担忧,苏锦萝明白,现在,是他们两人更要划清界限的时候。

苏锦萝不能让陆迢晔在牢里,还听到些自家王妃跟旁人有染的风言风语。先前寻方淼,是她无计可施,如今看来,依照陆迢晔这个人的城府,区区一个牢房,他怎么可能没法子。

“雪雁,去帮我将明远唤来。”

“哎。”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你怎么又来暗恋我 重生之算账 太初 国民哥哥,抱回家!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含桃 大巫纪元 重生八零养狼崽 病娇毒妃狠绝色 碎玉投珠 临时保镖 白色橄榄树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寂静深处有人家 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 玄幻之究极大反派 万古最强宗 男神投喂指南 花开春暖 姑娘她戏多嘴甜
经典收藏 国师 权臣的白月光 将军夫人和离了吗 史上第一诡修 嫁给奸臣冲喜后 将进酒 将进酒 娇娘春闺 反派有话说[重生] 与神明的恋爱法[穿书] 点龙笔 认错夫君切片以后 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 原始再来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繁花落尽知归处 (穿书)我真不是女主 异世情缘(GL) 靠种田在修仙界当大佬 娇宠妆妆
最近更新 小魔女她又作妖了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无情应似我 神尊屠天 (快穿)炮灰的人生 女配是男主的(快穿) 尊主她要当反派 养坏的反派不要扔 天才神医宠妃 不知阿姐是男主 嫁给摄政王后我掉马了 饲养章鱼少年 我养的崽登基了 在逃生游戏里扌…… 逆天神医妃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东宫瘦马 女配和绿茶he了(女尊) 老婆的量词是一只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