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佞臣凌霄 奇婚[偶像剧] 全球高考 攻玉 奸臣夫人福孕多 重生素女修仙 辟寒金 掐指一算你必遭大难[穿书] 美人记 退散吧,杯具!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87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对, 对不住, 我帮你擦,咳咳咳……”苏锦萝一边咳嗽,一边取出绣帕替陆迢晔擦脸。

陆迢晔伸手, 握住小妇人的手捏在手里, 然后慢条斯理的抽出那块绣帕, 擦了脸。

“你, 你没事吧?”苏锦萝呐呐道。

陆迢晔睁开双眸,看向面前的小妇人。双眸水雾雾的泛着涟漪,小脸红通通的漾着红晕。一对玉圆珰缀在双耳上,轻摇晃动,衬出一截纤细粉颈。一双藕臂搭在自己的膝盖上,指尖微微蜷缩, 衬出一点粉嫩。

纤细的身子微微上拱,仰头瞧着他, 呼吸之际, 能闻到迎面扑来的那阵甜腻的糕点味。

“没事。”男人轻启薄唇,声音清雅。

“哦。”苏锦萝歪了歪头,声音软绵道:“那, 你方才说我怎么了?”

陆迢晔将手里的绣帕放到茶案上,背靠在马车壁上, 双手环胸, 双眸下垂, 露出眼脸处的那颗朱砂痣。

“有喜了。”

“有有有……有喜了是什么意思?”苏锦萝被吓得连说话都开始结巴。

“就是有喜了。”陆迢晔面无表情的又道。

“……哦。”苏锦萝呐呐点头, 下意识抚上自己的肚子。她低头,盯着看了半响,摸了半响,最后小心翼翼的杵着一颗小脑袋道:“你不会把错脉了吧?”

男人一瞥眼,一句未言,只让明远将马车驶向最近的一间医馆。

青绸马车停在医馆前,正是未时,医馆里人不多。明远下车,将医馆内的大夫请到门口,站在马车帘子前把脉。

皇城底下,多是非富即贵之人,大夫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他单手覆上搭着绣帕的腕子,细细把脉后拱手道:“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您这是有喜了呀。”

苏锦萝一哆嗦,立时就把手给缩了回去。

陆迢晔阖着双眸,吩咐明远再换一家医馆。

连续三家,不管大小,皆是把出苏锦萝有喜脉。

苏锦萝跪坐在马车内,胡乱摆着小手,阻止明远再去第四家医馆。“不必去了,不必去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这是真有喜了啊?

苏锦萝觉得,她与陆迢晔成亲的场景还恍惚在昨日,现下却竟已经有喜了。

抚着自己的肚子,苏锦萝有些欣喜,又有些害怕。

她一把攥住陆迢晔的手,声音颤颤道:“那,那现在怎么办啊?”

陆迢晔掀了掀眼皮,“王妃不愿要这个孩子?”

“自然是要的。”苏锦萝急的脱口而出。“难道,难道你不想要吗?”想到这里,苏锦萝眸色怔怔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自然是要的。”陆迢晔单臂将苏锦萝搂进怀里,下颚抵着她的发顶,轻磨蹭。“只是没曾想会这么快。你还太小,生的早了,身子会受不住。”

“可是,可是现在已经有了……”

“既是有了,自然是要生的。”陆迢晔抚着小妇人的脑袋,轻轻安抚着她焦躁不安的情绪。

苏锦萝靠在陆迢晔怀里,感受着腹中那异样的感觉,不自觉的便漾起一抹笑。

陆迢晔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妇人。

一张瓷白小脸,双眸纯稚如幼童。明明自个儿还没长大,却已然要生下他的子嗣了。

俯身在苏锦萝额上落下一吻,陆迢晔道:“晚膳想吃什么?”

陆迢晔不说,苏锦萝还不觉得,他一说,苏锦萝便觉自个儿的肚子突然就饿了。明明午膳她用的挺多呀,难不成都被她肚子里头的小东西吃了?

苏锦萝歪头想了想,道:“我想吃枣泥山药糕。”

“这是糕点,不是晚膳。”

“那,那就吃……烧骨,要加橘酱。”

所谓橘酱就是用橘子做成的酱汁,黄澄澄的置在白玉碟里,不仅好看还好吃。而且那酸酸甜甜的口感,最是符合现在苏锦萝的口味。

怪不得她最近这么喜欢吃酸的。

原来是有缘故的。

“好。”陆迢晔点头,唤明远将马车驶出皇城,到外头的庄子上。

正是橘子成熟的季节,陆迢晔的庄子颇多,但这处庄子却是苏锦萝的,是先帝赐给她的嫁妆。

马车从黑漆大门入,径直驶向院内。

有婆子搬了马凳来,苏锦萝踩着马凳,在丫鬟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

“给王爷,王妃请安。”庄子不大,但也有七进,举目望去,小巧别致,安静清幽。数十丫鬟、婆子候在马车旁,毕恭毕敬的蹲身行礼,垂着眉眼,面色冷肃。

苏锦萝牵着陆迢晔的宽袖,站在原处看了看。

大红油漆房屋,黑油漆大门,三层仪门,厢庑游廊,两侧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树木山石良多。

“这宅子真好看。”苏锦萝不自禁道。

“这是你的宅子。”陆迢晔牵着的人,往堂屋中去。

堂屋内摆置素娟屏风,临窗有大炕,铺着藕荷色的被褥,两边一对洋漆小几,置新鲜花卉,未点熏香,槅扇半开,衬出一侧高几上的一对瓶花。

有五个丫鬟捧了巾帕、沐盆、靶镜等物来。

苏锦萝坐在炕上,靠着一只缎面锦褥靠枕。捧着沐盆的丫鬟近前来,小心翼翼的跪下,将沐盆高举于顶。另几个丫鬟,也都捧着手中各自的巾帕、靶镜并脂粉之物,屈膝等待吩咐。

陆迢晔坐在苏锦萝身边,替她卸了双耳上的玉圆珰,又卸了发髻上的珠钗玉环,只留一支茉莉小簪。

陆迢晔慢条斯理的挽起宽袖,小丫鬟朝他递过一块大毛巾。陆迢晔接了,替苏锦萝掩在衣襟处,苏锦萝这才小心翼翼的试了试沐盆里头的水,净了手和脸。

替苏锦萝弄罢,陆迢晔才将自己收拾了,然后换过一身长袍,推开了槅扇。

槅扇正对后山,那里长了一大片橘树。举目望去,黄澄澄的一片,尤其好看。

苏锦萝跟着凑过来,扬起小脑袋,声音软软道:“这地方真好。”

“若喜欢,就住下吧。”

“那,那我住几日。”苏锦萝绞着一双小嫩手,上头是刚刚抹上的白玉膏,又香又软。“你,你陪着我住吗?”这句话,小妇人说的轻如蚊蝇。

陆迢晔笑了笑,偏头时眸中显出一抹恶劣笑意。“王妃是想我陪,还是不想我陪?”

苏锦萝红着脸,抠着面前的槅扇,小小声的道:“想。”

“嗯?”男人不放过她,装模作样的没听到,“王妃说什么?本王怎么什么都没听见。”

“想的。”苏锦萝又拉高一点声音。

陆迢晔低笑,依旧道:“王妃说什么?”

苏锦萝噘起小嘴,臊红着一张小脸道:“你就会戏弄我。我不理你了。”话罢,苏锦萝提着裙裾,径直便出了屋子,往后山上去。

说是后山,其实也不大,只是用围墙圈起来的一座小土坡。

踢开脚下的碎石子,苏锦萝站在橘子树前,目光一瞬不瞬的盯住面前黄澄澄的橘子,暗咽了咽口水。

她已经能想象到,橘子入口,那汁水饱满,酸酸甜甜的口感。

想罢,苏锦萝不再犹豫,直接就扯住一个往外拽。

“扯不断……”橘子的梗子咬的很紧,苏锦萝勒的手都疼了,但那只橘子还是好好的呆在橘树上,颜色依旧鲜艳。

“傻。”男人从身后走来,慢条斯理的对着苏锦萝的小脑袋敲了敲,然后拿出剪子,将那根茎剪断。

握住苏锦萝被勒出红痕的手,陆迢晔取出药膏替她涂了,细细抹开。白嫩凝脂般的小手上红痕明显,就像从白玉中沁出的绯红。

苏锦萝迫不及待的拿过陆迢晔手里的剪子,随意用绣帕擦了擦,然后用其将橘子破开。

鲜黄的汁水喷洒而出,溅了苏锦萝一脸。苏锦萝下意识一闭眼,手里的剪子戳进橘子里,又溅出一拨。

“唔……好酸。”

顺势尝了尝落在唇上的橘子汁,苏锦萝酸的把小脸皱成一团。

陆迢晔伸手,拿过那个橘子,剥开,露出里头的果肉。又把粗实的白衣剥了,这才掰下一瓣递给苏锦萝。

苏锦萝粗糙的用宽袖抹了脸,探过小脑袋,一口咬住陆迢晔手里的那瓣橘子。

橘子不算太酸,汁水很足,咬进嘴里,让人万分满足。

看着小妇人那副享受的小模样,陆迢晔低笑一声,径直捏了一瓣入口。只是片刻后却蹙起了眉。太酸了。

“好吃吗?”

“好吃。”苏锦萝兴奋的点头,又张大小嘴,等待投喂。

瞧着小姑娘这副娇憨可爱的小模样,陆迢晔忍不住双眸微暗,似乎是看痴了。

苏锦萝久等不来,“啊啊”唤两声催促。

陆迢晔看一眼手里的橘子,再看一眼张着小嘴的苏锦萝,直接就把那大半个橘子塞了进去。

“唔唔……”苏锦萝咬着那个大橘子,使劲的捶了陆迢晔一番,然后自己用手掰扯出来,大口吃下去。

真好吃。

苏锦萝从来没觉得橘子这么好吃过。

“你快点摘,我还要吃橘酱和烧骨呢。”

想到酸酸甜甜的橘酱配上炸的香喷喷的烧骨,苏锦萝就馋的流口水。最关键的还是这厮的手艺好啊。

圣人说:君子远庖厨。应当是怕自己做的东西太好吃,别人赖着脸皮求,将自个儿给累死了,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吧?

被自己的脑补逗笑,苏锦萝见陆迢晔拨开橘枝去摘橘子,她自己也不消停,拿着剪子一边跟在人身后,一边剪橘子吃。

不知道吃了几个,等陆迢晔摘完回来,就见自己走了一路,那橘子皮被扔了一路,岔开了一条黄橘路。

“你摘好了吗?嗝……”吃的太饱,苏锦萝捂着自己的肚子打了一个小小的嗝,满嘴里都是酸酸甜甜的橘子味。

打完嗝,苏锦萝眼见面前陆迢晔又露出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瞬时臊红了脸,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男人终于忍不住低笑出声。他用袍子兜住那几颗精心挑选好的橘子,踩着那条橘路往下走。

苏锦萝捧着手里的剪子,脸上的绯红依旧没褪下去。

她虽与陆迢晔成亲有大半年了,但平日里还是很注意的。今日确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想到这里,苏锦萝偷偷觑看一眼走在前头的男人。

身高腿长的,一步抵得上她两步半。也不知等等她,亦或者是说些什么,你虽然打嗝,但是打的很可爱之类的话来安慰一下……

一路从后山回了正屋,陆迢晔推开侧边耳房的门,里头赫然就是一间小厨房。

男人挽袖,露出一截白皙臂膀。他先用井水将橘子洗净,剥皮,然后放入石杵里捣烂,加入雪蜜等物。

苏锦萝也不知,明明就是简单的一道橘酱,为什么男人做就跟别人做出来的味道不一样呢?明明都是一样的步骤,一样的动作呀?

“尝尝。”用玉箸点了一点橘酱沾在小妇人唇上。

苏锦萝下意识舔了舔,觉得有些甜了。

“甜了。”

“甜?”男人重复了一遍,依旧用那根玉箸,沾着尝了尝味道,然后目光怪异的往苏锦萝那处瞧一样,最后又往里头加了几瓣橘子。

“好吃。”苏锦萝用小手指偷偷点了点尝,笑眯眯的道。

陆迢晔垂眸,看一眼小妇人沾着橘酱的小手指。

白生生一根,沾着一点橘色,就似染在上头的一样,更显肌肤白腻。他咽了咽口水,开口道:“给我尝尝。”

苏锦萝点头,拿了玉箸,沾了橘酱,往陆迢晔的嘴里放。

男人眯起眼,缓慢品尝。

苏锦萝抬眸,看到男人滚动的喉结。她下意识也跟着咽了咽口水。

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好吃吗?”

“好吃。”男人垂眸,松开玉箸。

嘴里还残留着那酸溜溜的味道。

陆迢晔是不喜欢吃这种小姑娘吃的东西的。

不过今日不知为何,尝着味道委实不错。

听到此话,苏锦萝便觉得这东西更好吃了。

她空口就吃了许多,那酸溜溜的味道别人闻着都受不了。

她却是一口一口又一口。

陆迢晔瞧着她馋嘴的小模样,伸手托腮,看她吃得满嘴都是的样子,轻轻低笑出声。

苏锦萝歪着小脑袋,蹙眉道:“你笑什么呀?”

陆迢晔又勾唇轻笑了笑,他慢条斯理的抬袖擦了擦苏锦萝的小脸,道:“真是霸道,还不许我笑了?”

到底是谁霸道。

乱扣屎盆子。

苏锦萝哼一声,拿过那盘橘酱,躲到耳房门口。

小厨房内,陆迢晔做好一盘烧骨。

苏锦萝正巧吃完那盘橘酱,闻到香味,赶紧扭身走了进去,将空荡荡的碟子递给陆迢晔。

“吃完了。”

陆迢晔低头看一眼碟子,再看一眼苏锦萝沾着橘酱的小嘴。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小妇人的胃口这样好?

正在陆迢晔打量间,苏锦萝已抓起一块烧骨塞进了嘴里。

嘴里还残留着橘酱的味道,跟烧骨融合在一起,剔除了那股子油腻味,酸酸甜甜的配着咸香肉味,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用牙齿撕开嫩肉,露出里头散着热气的白肉,油炸过后的酥香扑鼻而来,肉嚼进嘴里,满足而充实,让人舍不得咽下去。

真好吃。

苏锦萝觉得,今天的她吃的尤其幸福。

※※※※※※※※※※※※※※※※※※※※

怀孕的小萝萝,开启了美食之路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朽木充栋梁 反派有话说[重生] 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 玄幻之究极大反派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一世之尊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 莫负寒夏 神奇宝贝:我真不是火系训练家 格格不入 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 天生富贵骨 御膳人家 沈家九姑娘 碎玉投珠 大巫纪元 明天下 死亡万花筒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 荒野求生:全能王者
经典收藏 反派有话说[重生] 炮灰死去活来 娇宠妆妆 大道魔医 我家徒弟又挂了 老婆是只仙女喵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真千金是黑莲花 将军夫人和离了吗 林府长女[红楼] 五月泠 与神明的恋爱法[穿书] 娇娘春闺 撒娇庶女最好命 墨刃 [快穿]逆袭成男神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 不羁 失落封印
最近更新 直播养娃 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 鬼杀队RPG 宫斗不如当太后 三郎今天来下聘(重生) 带着游戏回古代 不读书就得挂(科举)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祖传技能 山有木兮 妾无良 和堕落之主谈恋爱 宠妃的演技大赏 侧妃上位记 我在古代建设领地 宫阙有佳人 东宫瘦马 庶妻 窥光者[末世] 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