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生校园:最强逆天女神 全球高考 戏精女配[快穿] (女尊)复苏 天下第一蠢徒 [猎人]轻红×飞蓝 掐指一算你必遭大难[穿书] 嫁给奸臣冲喜后 逆命 说好的女主全都性转了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88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在这座外庄里住了三日, 到第四日的时候, 苏锦萝终于与陆迢晔一道回了静南王府。

王府内宅的雕漆椅上,早已坐着苏夫人并李飞瑶一等人。

那日里,苏锦萝与陆迢晔坐在青绸马车里, 虽未露面, 但马车上的车徽已被人认出。因此, 苏夫人在府内盼了三日, 终于等到两人回城,立时便赶了过来。

“萝萝呀。”苏夫人一眼瞧见被丫鬟搀扶着从垂花门处走来的苏锦萝,赶紧起身迎上去。

“母亲。”苏锦萝虽只在外庄住了三日,但这小脸却被养的白嫩嫩的,更显红润娇媚。她穿一袭藕荷色袄裙,略宽松, 稍勒出腰身,身形纤细, 腹前平坦。才一个多月, 看上去自然是与平日里没什么两样的。

小妇人的腰间挂着酸梅子,沉甸甸的坠着,一边走, 那只小手一边还在往里掏。身后的丫鬟提着食盒,一路过来, 细细伺候。

一众人小心翼翼的, 生恐出了什么差错。

“萝萝, 听说你有孕了?”苏夫人见苏锦萝这副阵仗, 心中已明,但却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嗯。”苏锦萝红着脸点头,转头看向站在苏夫人身后的李飞瑶。

“瑶姐姐。”

李飞瑶今日是瞒着李夫人来的。李夫人自来了皇城,便日日想让自个儿的女儿飞上枝头变凤凰,甚至还打起了参加秀女的主意。

新帝并未从朝廷内臣中挑选皇后,而是下旨,采选秀女。这也是陆迢晔给他想的法子。只有拿皇后这个位置,一直吊着这些心有意图的臣子,才能获取自己的最大利益。

李飞瑶被逼无奈,自个儿的母亲,打不得,骂不得的,只能远远避着。她本意是来拜访,却没曾想,与苏夫人略略聊上几句,就得到了苏锦萝有孕的消息。

“真是有孕了?”李飞瑶蹙眉,上下打量苏锦萝。见她整个人小巧纤细一只,小脸生嫩的紧,鼓囊囊的还在嚼着酸梅子。实在是无法想象,这肚子里头竟还揣着一个娃娃。

“嗯。”苏锦萝点头,由丫鬟扶着上座。

雕漆椅上垫着灰鼠皮褥子,苏锦萝坐上去,掏出几颗酸梅子放进嘴里。

李飞瑶坐的比较近,她闻到那酸梅子的味道,不自禁暗咽了咽口水。

注意到李飞瑶的动作,苏锦萝抓了一把递给她,道:“瑶姐姐,你要尝尝这酸梅子吗?”

李飞瑶本着面子问题,摇了摇头,没有接,但见苏锦萝吃的那样香,终于是忍不住也尝了一颗。

“唔……”李飞瑶蹙眉,脸皱成一团。

见状,苏夫人笑道:“萝萝身子有孕,喜欢吃过酸的东西。你定是不喜欢的。”苏夫人先前虽与李飞瑶见过几面,但并未多攀谈,今日两人坐在一处,难得说说话。

苏夫人便觉,这李飞瑶是个顶有想法的女子。听说在家时,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的。模样长的也是不错,只是可惜了,却是个商贾出身。

“我觉得味道还不错。”李飞瑶酸过一阵,口舌生津,就像是突然被打开了胃口一样。

这几日,她总是觉得食欲不振,一开始以为是水土不服,后头稍好,也就没放在心上。今日吃了这酸梅子,突然觉得食欲大开。

案几上摆置着一些糕点,加了红枣、桃仁等物。方才李飞瑶坐在这处与苏夫人说话,只吃茶,糕点未曾动过。如今眼瞧见,只觉腹内饥饿,当即便伸手拿了一块塞进嘴里。

静南王府的糕点自然是极好的。小小一碟,大概拇指大小那么大的六块,李飞瑶只片刻就吃完了。

苏锦萝还在嚼着酸梅子,见李飞瑶这样,面色有些怔。“瑶姐姐,你是没用午膳吗?”

“嗯……”李飞瑶也觉有些不好意思,便赶紧胡乱点了点头。

“那正好,留在这里一道用午膳吧。我从外庄带了做好的橘酱回来,过会子瑶姐姐一定要尝尝,味道很是不错的。”

李飞瑶有些犹豫,但在看到苏锦萝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时,心软之下还是点了点头。

罢了,反正她就要回新平郡了,就算母亲不让她回,她也定要回去,这皇城实在不是个好地方。

……

陆迢晔自回正屋换了宽袍,留一屋三人说话。

待到了用午膳的时候,才出现在膳堂。

因着有客,今日的膳食丰富了不少,虽大半还都是苏锦萝爱吃的。

拨开明珠帘,膳堂内饭菜喷香扑鼻,花架上置一宝鼎,未点熏香,只置一青瓷瓶,插了一朵时令鲜花。

膳桌上,伺候的丫鬟用罩漆方盒儿拿了四碟小菜儿,都是里外花靠,小碟精致:一碟美甘甘的十香瓜茄,一碟甜孜孜的五方豆豉。一碟香喷喷的酸甜橘酱并一碟红馥馥的糟笋,特置在苏锦萝坐的位置前。旁边四碗下饭菜:一碗乌皮鸡,一碗卤炖的炙鸭,一碗黄芽菜的馄饨鸡蛋汤,一碗山药脍的红肉圆子。

苏锦萝率先坐下,苏夫人与李飞瑶也各自坐下。

陆迢晔从膳堂门口入,拨开明珠帘进来,先是与苏夫人见礼,又与李飞瑶寒暄两句,这才落座。

苏锦萝早已迫不及待的用玉箸沾了橘酱在吃,一副馋嘴的小模样,听陆迢晔进来,连头都没抬。

紫金壶内置了一些酒,苏锦萝自是不能吃的,陆迢晔并苏夫人,稍饮几杯。

白玉瓯中白浪清香,陆迢晔先敬苏夫人。

苏锦萝嗅着小鼻子,想吃,被陆迢晔用宽袖挡了回去。

“哎,你不能吃酒。”苏夫人也出言阻止。

苏锦萝噘着小嘴,闷闷的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筷子糟笋。红馥馥的糟笋粘在粉唇上,被伸出来的鲜红舌尖舔回去。

陆迢晔从漏开的宽袖内瞧见,喉头一紧,吃一口酒。

“瑶姐姐,你吃酒吗?”

李飞瑶侧眸,见苏锦萝那副嘴馋的小模样,稍想了想后道:“不吃了吧。”话罢,她果然见苏锦萝露出一副笑脸。

总算是有个陪她不吃酒的了。苏锦萝喜滋滋的想。

一顿膳食完毕,有丫鬟捧了小茶盘来,苏锦萝接过漱口,吐于痰盂内。

“饭后待等饭粒咽尽,方可饮茶,这样才不伤脾胃,以惜福养生。”初到静南王府时,苏锦萝与在理国公府时一般,漱口后就吃茶,被陆迢晔阻止,然后硬生生将习惯改了过来。

那时候的她刚入门,脸皮薄的紧,这段话便就被这么一直记到现在。

苏夫人与李飞瑶漱口完毕,看一眼丫鬟新端上来的新茶,也就未饮。

“呕……”突然,李飞瑶捂住嘴,身子弯到桌子底下。

“瑶姐姐?”苏锦萝担忧起身。

一旁的痰盂还未撤下,丫鬟赶紧端了来。

李飞瑶吐的厉害,几乎将方才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吐罢,李飞瑶面色惨白的扶着膳桌,声音虚弱道:“实在是失仪了。”

“瑶姐姐你没事吧?你快替瑶姐姐瞧瞧。”苏锦萝紧紧的攥着陆迢晔的宽袖,满脸担忧。

丫鬟捧了沐盆、巾帕等物来。

李飞瑶再漱口,净面,净手。膳桌上的饭食被一一撤出去,陆迢晔派人取了脉枕,将绣帕覆在李飞瑶腕上,然后开始把脉。

李飞瑶皱着眉坐在那里,道:“无碍的,只是有些水土不服而已。”其实前几日她也吐了不少,但因着一直没放在心上,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还是让王爷把个脉稳妥些。”苏夫人开口。

苏锦萝坐立不安的起身,“怎么样了?”

陆迢晔没有说话,他取过丫鬟递来的帕子,擦了手,道:“无碍,水土不服而已,待我开些药,调理一两日便好。”

话罢,陆迢晔起身,勾了勾苏锦萝的小手指。

苏锦萝一愣神,借口去上净房,也跟着一道出去了。

膳堂外的槅扇边,两人站在那里,能从槅扇的缝隙中看到正坐在里头说话的苏夫人和李飞瑶。

陆迢晔拢袖,开口道:“李飞瑶,是有喜了。”

“……你你你说什么?”苏锦萝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瑶姐姐尚待字闺中,怎么可能有喜呢?

“不信我?”男人单手撑在槅扇上,细薄唇瓣轻勾。

苏锦萝一哆嗦,想起那时候这厮说自己有喜,自己也是不信,就被马车载着看了三个医馆。

“不不,不是不信你。只是瑶姐姐她,她尚未成亲,怎么可能会……会有喜呢?”

“这话,你应当是要去问你的瑶姐姐吧?”陆迢晔慢条斯理的道:“这肚子里头的种是谁的,最清楚的人,不应当是她吗?”

这话说的是没错,但就方才李飞瑶坦荡荡的让陆迢晔把脉来看,她定也不知自己有孕在身。

“我,我想想。”苏锦萝踩着脚上的绣花鞋,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仰头看向陆迢晔道:“这事你可别说出去。”

“我像是那么多嘴的人吗?”

这倒是确实。这厮若是想说,方才在膳堂里就能说了,而不是要打着“水土不服”的旗号来替李飞瑶开脱。

“你自然不是多嘴的人。”苏锦萝用力点头。

陆迢晔轻笑,俯身,点了点自己的唇。

“我不是多嘴的人,只有一张嘴。但若想要堵住,还是要些法子的。”

苏锦萝警惕的看向他,捂住自己的小肚子。“我,我现在身怀有孕,你,你不能……母亲说,三个月内,是不能一道同房的……”

最后“同房”二字,苏锦萝含在喉咙里,陆迢晔听的并不真切,但自然明白这里头的意思。

“萝萝想的太多。”男人伸手,慢吞吞的抚上苏锦萝的唇。白皙指尖探进去,触到那软绵小舌。

苏锦萝下意识舔了舔,男人眸色更深。

陆迢晔正恍惚间,嘴里突然被塞了一把酸梅子。那酸梅子酸的厉害,他还是被塞了整整一把,自然是连面色都变了。

“封住你的嘴,够了吗?”苏锦萝喜滋滋道。

陆迢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庭院内站着丫鬟、婆子,不比在外庄都是自己人。陆迢晔为了自己的高雅君子形象,自然是不会做出当众将酸梅子吐出来这样的事的。

咬牙一把托起苏锦萝的下颚,陆迢晔狠狠亲上去,尽数将嘴里的酸梅子哺喂了回去。

苏锦萝虽然不怕酸,但这么一大把酸梅子进嘴,那人还抵着她的唇不让她吐,饶是苏锦萝再扛酸,也是酸的有些受不住。

“再调皮,当心我打你屁股。”男人终于放开苏锦萝,他伏在苏锦萝的耳畔处,咬牙切齿的说完,便甩袖入了膳堂,然后站在明珠帘前,吃了两碗茶,这才拨开帘子进去。

可怜苏锦萝原本想捉弄人,却不想反被人捉弄了。

她蔫蔫的将酸梅子吐出来,然后赶紧红着脸进了膳堂。

膳堂内,陆迢晔正在与苏夫人说话,面色正常。

苏锦萝进去,闷闷的坐好。苏夫人道:“萝萝,你的唇怎么这样红?”

“啊……”苏锦萝臊红着脸,用绣帕掩唇。她只一想到,方才她与陆迢晔那般亲密,只与母亲和瑶姐姐隔着一扇槅扇,就更是羞红了脸。

见苏锦萝不说话,苏夫人将目光转向陆迢晔。这两人方才可是一道出去的。

“贪食酸梅子,方吃了整整一把,被我训了几句。”陆迢晔一本正经道。

“那是要训,怎么能这样吃。”苏夫人不赞同的看向苏锦萝。

苏锦萝低着小脑袋,偷偷觑一眼陆迢晔,膳桌下,穿着绣花鞋的脚狠狠踩下去。

却不想,脚没踩到,反被人踩住了,还连绣花鞋都掉了。

苏锦萝用穿着罗袜的脚,使劲踢陆迢晔的小腿。

男人面色如常的吃茶。

“今日时辰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李飞瑶起身,告辞准备离开。

苏锦萝急道:“瑶姐姐,我有事与你说。”虽这样说,但苏锦萝却依旧坐在实木圆凳上没起来。

没法子,她的绣鞋还被陆迢晔挤在双脚之间呢!

“王爷,我与瑶姐姐有话想说。”苏锦萝软绵绵道。

陆迢晔颔首,笑道:“那便去吧。”

苏锦萝用脚尖动了动那绣花鞋,没托动。她颓丧的垮下小肩膀,可怜兮兮的看向陆迢晔,活像只做错事讨饶的小奶狗。

陆迢晔戏弄够了,与李飞瑶道:“李姑娘慢走,先与我去书房取了药方子吧。”

李飞瑶看一眼苏锦萝,然后点头道:“好。”

陆迢晔起身,领着李飞瑶去了。

苏锦萝赶紧把绣鞋用脚扒拉回来。但因着心中急切,怎么穿都穿不好。偏偏苏夫人还在一旁拉着她的胳膊,与她说话。

“萝萝,我瞧着静南王对你是好的。你可要惜福呀,不能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知道了,母亲。”苏锦萝终于穿好绣鞋,略略与苏夫人说上几句,便借口去净房。

苏夫人看着苏锦萝急急走远的身影,奇怪道:“怎么上净房这么勤?”

待苏锦萝到书房时,正巧碰到李飞瑶从里头出来。她的面色十分难看,连苏锦萝都没看到,径直就去了。

苏锦萝那声“瑶姐姐”还含在嘴里。

※※※※※※※※※※※※※※※※※※※※

有奖竞猜,李飞瑶肚子里头的是谁的种?很简单哒!按照作者喜欢拉郎配的尿性……猜对的小可爱发小红包包哦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寂静深处有人家 万古最强宗 默读 FOG[电竞] 病娇毒妃狠绝色 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 神奇宝贝:我真不是火系训练家 乡村神医 格格不入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朽木充栋梁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万族之劫 妻为上 佞臣凌霄 [综]神之御座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太初 问丹朱 凌天战尊
经典收藏 冰上传奇 诛仙 [综英美]妖精探员 失落封印 史上第一诡修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认错夫君切片以后 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反派有话说[重生] [火影]暗花 帝王娇宠 异世情缘(GL) 红楼第一狗仔. 墨刃 失踪的城堡 皇后娇养手册 非人类医院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娇宠妆妆
最近更新 我靠写同人称霸世界 鸿蒙仙缘[穿书] 修仙不如玩基建 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 如何捕捉野生卧龙 我靠养成男主逆天改命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无限王座 皎娘 普普通通吃瓜少女 神尊屠天 小魔女她又作妖了 神医弃女 前方高能 逆天神医妃 打铁匠的娇蛮妻 云倾 三更夜归人 长公主无处不在 不知阿姐是男主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