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田园泡

首页 >> 锦帐春 >> 锦帐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反派有话说[重生] 狂医废材妃 天涯客 君为下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大魔王娇养指南 暖阳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碧枫记(逼疯) 原配逆袭指南(快穿)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96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夏夜, 蝉鸣蛙叫,声声不叠。

苏锦萝坐在梳妆台前,取出一个宣窑瓷盒。里头盛着一排玉簪花棒,她伸手, 拈一根出来,倒在掌上。

宫内多用铅粉制成胭脂敷面, 苏锦萝却觉得这铅粉不好,不仅伤肌肤, 抹上之后, 妆面更是厚重失真、粉青涩滞。

梳妆台上的胭脂是苏锦萝自个儿摸索着做出来的。用茉莉花粉研碎了兑上香料而制,覆在脸上,轻白红香,均匀润泽。抹完胭脂后, 苏锦萝又从妆奁盒子里取出一只白玉盒, 里面装着玫瑰膏子一样的东西。

这是苏锦萝用上好的胭脂拧出汁来,配着花露蒸叠而成的。平常舍不得用, 只今日才拿了出来。

白嫩小手小心翼翼的用细簪子从白玉盒内挑出一些化开, 抹在唇上。

花棱镜中, 小妇人对镜点唇,小巧樱桃檀口,点上唇脂,艳艳异常, 甜香满颊。再往上, 两道纤细弯弯柳叶眉, 圆翘杏仁目,青丝黑油披散,挽在瘦削肩头,更衬出那股子袅袅风情。

装扮好,苏锦萝从木施上取下那件红纱衣,红着脸换上。

这件裙衫是陆迢晔心血来潮给苏锦萝制的,苏锦萝一直不愿穿,而今日为了她的生计大事,终于厚着脸皮穿上了。

站在竖在屏风后的那面宽镜前,苏锦萝定眼细看。里头的女子身着一袭裹身红纱,丰盈身子若隐若现,一件水红色窄腰小衣,下头一条贴身绸裤,掐出小细腰。那身子白皮肌肤,更胜月华。

脚上一双海棠屐,因为害羞,微微蜷缩,十根脚趾白嫩嫩的似贝壳般好看。

“娘娘这样穿,真好看。”雪雁端了晚膳来,看到苏锦萝这副模样,当即便愣在了屏风旁,连一步都迈不动。

苏锦萝回身,看到站在身后的雪雁,抿唇轻笑。

雪雁稍读得几部书,认得几个字,看到这副模样的苏锦萝,她的脑子里顺时蹦出一句话来:回眸一笑百媚生。

“雪雁,我让你备的药呢?”苏锦萝软声道。

“是。”雪雁红着脸去衣柜里头寻药,寻到了之后低头递给苏锦萝。

苏锦萝伸手接过,白嫩指尖涂抹着艳色豆蔻,衬在那如玉肌肤之上,陡添几分诱惑媚态。

“娘娘,您真要如此吗?”雪雁犹豫道。

“这是自然,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苏锦萝拨开手中的小瓷瓶闻了闻,那股子甜腻香气瞬时浸溢出来。

宫殿只点一盏琉璃灯,苏锦萝身裹红纱,鸦羽色的睫毛慢垂,粉颈处点着花露,香气蕴藉,诱人非常。

雪雁直觉,今夜可能不会太平。

……

当陆迢晔听到消息说苏锦萝不舒服的时候,他正站在水缸前喂鱼。

庭院内,月色如水,倾斜在白玉砖上,凝霜似得白。

水缸里,长着碗莲,小巧纤细,粉嫩摇曳。胖乎乎的锦鲤转着弯的等陆迢晔投食,尾巴摇的尤其兴奋。

“是哪里不舒服?”陆迢晔慢条斯理的捻开掌心里的糕点,将稀碎的糕点屑扔进去。

“听说是头疼的厉害,心口也闷。”福缘低着脑袋立在陆迢晔身旁,根本不敢抬头。

陆迢晔喂完鱼,仰头看一眼天色。

夏木流萤,月上柳梢头。真是好时辰。

“什么时辰了?”

“戌时三刻。”福缘道。

陆迢晔静站片刻,终于是抬脚往坤宁宫的方向去。

坤宁宫外,挂着两盏琉璃宫灯。宫人远远瞧见人,欲进去禀告,被陆迢晔制止。

两个宫人面面相觑,终于是退至两旁,目送着陆迢晔远去。

陆迢晔跨过垂花门,入穿廊,远远看到那封着碧纱的槅扇内隐绰可见的纤细身影。

离的近了,陆迢晔闻到一股熟悉的甜香味,他脚步一顿,幽幽叹息一声后推开槅扇,果然见那小妇人正站在熏炉前头,面色认真的往里面加什么东西。

“够不够呢?要不要多加点?”小妇人与那熏炉凑的极近,碎碎念。

陆迢晔伸手,叩了叩槅扇。

“你,你……”突然听到声响,苏锦萝被唬了一跳。她侧眸看过去,只见陆迢晔身穿明黄龙袍立在槅扇旁,身影颀长,面色不明。

身后福缘提着一盏红纱笼灯,看到苏锦萝手里的小瓷瓶,面色不忍的偏头。

“这是凝神的,我觉得头疼……”赶紧将手里的东西塞给雪雁,苏锦萝装模作样的往榻上一倒。“我不仅头疼,还心口疼,你进来瞧瞧我嘛。”

小妇人侧躺在榻上,露出一截纤细藕臂,那一身子白皮,晃花人眼。

一个多月没碰了,陆迢晔自然是想的,只是小妇人这招太损,而且实在太拙劣。闻着鼻息间那股子甜香,陆迢晔终于转身,拨开芦帘走了进去。

苏锦萝面色一喜,赶紧把雪雁赶跑了。

殿内,只余苏锦萝和陆迢晔两人。

苏锦萝起身穿上海棠屐,颠颠的走到陆迢晔面前,仰起小脸,一把握住他的手贴在心口,声音软绵绵的撒娇道:“你给我瞧瞧,我这几日心口疼的厉害。”

陆迢晔顺势往下一瞧。

小妇人穿的纱衣本就薄,自生了孩子后,身形丰满,水红色的小衣根本就兜不住。纤细的带子搭在肩上,勒出两条细痕,细腻白嫩。自己压住的地方触感真实。

男人滚了滚喉结,毫无反抗的被苏锦萝拉到榻上。

“我真是心口疼。”苏锦萝顺势坐到陆迢晔身上,一双白嫩藕臂勾着他的脖子,小脚不着地,轻悠悠的晃着。那双海棠木屐用脚趾勾着,要掉不掉的尤其勾人。

陆迢晔敛眉,垂眸,正对上那双水雾雾的大眼睛。

苏锦萝仰头盯着人看,看到男人眼睑处露出的那颗朱砂痣,在琉璃灯色下愈发摇曳魅惑。

熏炉里加了东西,苏锦萝觉得身上开始发热。她喉咙里渴的厉害,搭在陆迢晔脖颈上的胳膊不住加紧。

男人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只盯着苏锦萝看。

苏锦萝却有些受不住,她没曾想,这药效竟然这么厉害。

“你,你看看我嘛。”苏锦萝尚存着几分羞耻心,她说不出那些露骨的话,只不住的暗示陆迢晔。

看着面前臊红着一张脸,难忍药效的小妇人,陆迢晔有些想笑。

明明是自个儿布的局,现在却把自己套在了里头。

陆迢晔伸手,拢起宽袖,拉下苏锦萝的一只胳膊攥在手里,然后一本正经的给她把脉。

苏锦萝扭着身子,想去褪陆迢晔的衣裳,却被他拨开了手。

“心浮气躁,气血上涌。”男人慢条斯理的说话,就像是真的在给人把脉一样。“皇后娘娘这是中了药啊。”

“我,我……”苏锦萝知道,这厮是在明知故问,但就算这厮知道了,她也不能认。

“大概是天太热,中了暑气。”苏锦萝贴在陆迢晔胸口,小手不安分的去勾他的衣襟。

陆迢晔偏头,握住苏锦萝的手,将人按在榻上。

苏锦萝看着面前越凑越近的陆迢晔,心口一阵激动。要来了,要来了,真是不枉费她一番规划。

“既然是中了暑气,那皇后更是应该好好休息。”陆迢晔话罢,抽身起来。

苏锦萝一急,猛地一下搂住陆迢晔的腰身,使劲往自己身前压。“我,我还是觉得不大好,你先别走。”

“朕只是替皇后去端碗茶来。”男人凉凉道。

“不要茶,不要茶。”苏锦萝一边说着话,一边猛地站起来,立在榻上,用力的勾住陆迢晔的脖子把脸凑过去,然后捧住他的脸胡乱亲。

陆迢晔站在那里没动。面颊上,唇上,被亲了许多唇印子。那唇印散着腻香,甜滋滋软绵绵的就跟眼前的小妇人似得。陆迢晔觉得自己有些忍不了,只想将眼前的小妇人吞噬殆尽。

“皇后可知,自个儿在做什么?”男人伸手,扣住苏锦萝的细腰。然后缓慢上下抚着那纤瘦背脊。

苏锦萝身子一哆嗦,几乎软成一滩水。她自然知道自己现下在做什么,清楚的不得了。

“你,你快点……”

“皇后要什么?皇后不说,朕怎么知道呢?”男人凑过去,身上的药力渐渐开始发散,双眸越发暗沉幽深。

“给我,给我……”小妇人一边哭,一边去扯陆迢晔的衣裳。陆迢晔一把攥住她胡乱摆的手,勾起唇角道:“这可是皇后自个儿求的。到时候莫要后悔。”

这时候的苏锦萝自然不会后悔,只想着快些将药力发散了。

可到了后半夜,她才知道,男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不是嘛,憋了一个月,苏锦萝还用这般激烈的手段,吃苦的定是她这个身娇体柔的娇娇儿。

折腾了一夜,苏锦萝哭的眼睛都红了,那厮却还是压着她不放。锦帐重峦,叠叠不休。银勾碰撞,玉环轻触。账内一派温香软玉。

雪雁与明远立在殿外,听着里头毫不停歇的声音,面色臊红。

“雁儿,这皇后到底使了什么手段呀?”明远腆着脸凑过去。

皇上都憋了一个月了,今次发作起来,就皇后的小身板哪里受得住呀。

雪雁偏头,往旁边站了站,避开人。“皇后娘娘与皇上鹣鲽情深,哪里是咱们能置喙的。”

“可,这……”明远指了指里头。苏锦萝哭声渐消,没了声息。“这不会出事吧?”

“自然不会出事,皇上哪里会舍得咱们娘娘出事。”雪雁白了明远一眼,然后吩咐宫娥去备香汤。

明远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搓着手道:“那个,雁儿,咱们都这么多年了,你看,咱们是不是,是不是也要个……”

“香汤。”殿内,传来陆迢晔餍足的沙哑嗓音。

雪雁赶紧挤开明远,推门进去伺候。

明远哭丧着一张脸,直直盯着雪雁的背影不肯放。

福缘笑眯眯的出来,手里提着吃食。“哟,这是怎么了?”

明远斜睨一眼人,个死太监。“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话罢,明远仰起脑袋,趾高气扬的去了。

福缘轻哼一声,提着食盒入了殿内。不就是娶了个媳妇嘛,他也去娶一个。

殿内,锦帐层叠,苏锦萝懒着身子睡在里头,整个人蔫蔫的根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雪雁端了沐盆,准备去替苏锦萝洗漱。

陆迢晔早已起身,去屏风后净身。

殿内充斥着那股子浓郁的膻腥气,尤其是锦帐内,混杂着甜香的膻腥气直冲鼻头,让人面红耳臊。雪雁拨开锦帐,只见苏锦萝红着脸,躺在香枕上,藕臂半露,上头星星点点的遍布红痕,就连指尖都没放过。可见昨晚战况之激烈。

“娘娘。”雪雁压着声音轻唤。

“唔……”苏锦萝从喉咙里哼出一声,哑哑的带着倦意。她的身子一动,身上披着的红薄纱便顺势落下。白腻肌肤上满是斑斑点点的红痕,连脚脖子处都没落下。

“奴婢替您擦擦。”雪雁小心翼翼的抬起苏锦萝的胳膊,替她擦身。

那头,陆迢晔洗漱完毕,拢袖过来,接过雪雁手里的帕子,亲自替苏锦萝擦拭。

苏锦萝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到坐在榻旁的陆迢晔,哼唧着反抗,“不要了……”这厮怎么没完没了的。

男人低笑一声,轻巧的将人翻了个身。

苏锦萝感受到男人的气息,怕极了,心里头悔的肠子都青了。使尽最后一点子力气,终于将自己缩进了纱被里。

陆迢晔看着那拱成一团的东西,好笑摇头,草草替人收拾干净,便准备去上朝。

憋了一月,终于神清气爽的皇帝,让在炎炎夏日里却日日如临冰窖的众大臣们受宠若惊。

感受着皇帝难得的如沐春风,众大臣感恩戴德,直将那位只闻其名却不见其人的皇后娘娘感恩到了心里。

坤宁宫内,修整了一日的苏锦萝捂着肚子躺在榻上,浑身上下就跟被一吨重的大石头碾过一般累。

昨夜那人力道太足,苏锦萝不仅肚子被磕的疼的厉害,就连脑袋都有好几次撞上了床栏杆。

“母后……”小萝卜已经会说话了,她刚刚睡醒,就急着找苏锦萝。白胖的小身子晃晃悠悠的趴到苏锦萝身边,伸出一只小胖手去抓她置在腹部的手。

苏锦萝笑着抚了抚小萝卜的小脑袋,面上带笑。

“母后,红红的。”小萝卜指着苏锦萝的胳膊歪头,双眸睁的大大的。

苏锦萝低头一看,赶紧将自己的胳膊藏进纱被里,然后红着脸道:“母后没事。”

“父皇坏。”小萝卜噘起小嘴,握着小拳头在空中敲了敲。

苏锦萝面色更红。昨夜闹的厉害,不会给小萝卜听去了吧?

不过她有感觉,这次一定能中。

一个月后,苏锦萝被诊出有孕,她喜滋滋的开始准备小孩的衣物。

陆迢晔黑着一张脸坐在榻上,凝神算了算日子,脸黑的更厉害了。这才酣畅淋漓的吃了一次,就又要戒荤当和尚了。

真是,还想将人狠狠欺负一顿。

※※※※※※※※※※※※※※※※※※※※

完结!感谢小可爱们的一路支持!因为喜欢,所以坚持,希望自己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

已开新文《吾家艳妾》

简介:

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年少时,欺他辱他戏弄他。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世代簪缨,钟鸣鼎食的苏家一朝败落,自立门户的家臣已变成只手遮天,权倾朝野的内阁首辅。

大雪时节,苏芩厚着脸皮上门打秋风,那人一身清冷立在马车前,俯身贴耳道:求我啊。

——————————————

世人都说,新晋内阁首辅,陆霁斐,真真是应了那个风光霁月,如匪君子的名号。

对此,苏芩瑟瑟发抖的表示。这八个字里头,只有一个字适合他。

某人:“哪个字?”

苏芩:“匪。”

还是只喜欢咬人的疯狗。

男主肖想女主已久。

男主:我仿佛有病。

权倾朝野疯狗男主vs千姿媚态娇弱女主

注:男主是疯狗。女主很艳媚。架空,很空。

《锦帐春》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二五万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二五万小说网!

喜欢锦帐春请大家收藏:(m.e5w.net)锦帐春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玄幻之究极大反派 轮回乐园 绝色乡野 大奉打更人 欢喜记事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娇宠 寂静深处有人家 万古神帝 神级选择系统 弄潮 含桃 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 懒人伊尔迷(猎同) 盘龙 逆剑狂神 不朽凡人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姜姒虐渣攻略 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
经典收藏 失踪的城堡 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 我在开封府坐牢 暴富后我要盖座大观园 (穿书)我真不是女主 不羁 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繁花映晴空 将进酒 原配逆袭指南(快穿) 诛仙 我家徒弟又挂了 [火影]暗花 炮灰死去活来 [快穿]逆袭成男神 [综]神之御座 小逃妻 科举之长孙举家路 宫斗不如当太后 墨刃
最近更新 将军夫人和离了吗 我靠养成男主逆天改命 宫斗不如当太后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女配不掺和(快穿)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生命的继续 神魔之玥上为尊 回到古代交笔友 巫师 折腰 这个苍生有毛病 我穿成了贵族以后 问鼎宫阙 家有萌徒养成中
锦帐春 田园泡 - 锦帐春txt下载 - 锦帐春最新章节 - 锦帐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