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枫记(逼疯)

mijia

首页 >> 碧枫记(逼疯) >> 碧枫记(逼疯)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大魔王娇养指南 我有花,你有盆吗 [清穿]东宫女官 狂医废材妃 从尾巷开始 暖阳 表妹万福 我的老公是奸佞 我不成仙
碧枫记(逼疯) mijia - 碧枫记(逼疯)全文阅读 - 碧枫记(逼疯)txt下载 - 碧枫记(逼疯)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祭奠之日【番外】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又是一年的草长莺飞, 在塞外停居多年的鑫楠再一次踏足中原, 踏入京城。不为其他, 但为祭奠故人。

陵墓修建的还算是豪华, 但是多年无人打理, 早已显露出颓废的光景。墓前杂草丛生,不过其间点缀的不知名的野花, 倒也带来了三分的生机。

紫色的风信子被细细地扎成一小捆, 摆放在墓碑前,随着清风摇曳着。晓彤记得, 这种花的花语是……

“歉疚”。

墓碑上雕刻着墓主人的身份, 启德王妃,袖悦。

当年离开那座荒庙后, 启德王爷侧室袖悦自尽, 尸首被运回京城, 王爷哀其亡, 追封其为正室。兵荒马乱之际,人心不安,纵使是高贵如王妃者,也只是草草下葬。而后, 王府一场大火, 灭火之后, 启德王爷却不知所踪, 众人只在王爷的卧房内发现一具面目全非的焦尸。久寻王爷却毫无踪迹, 新帝哀痛, 遂将尸首以王爷之礼下葬,同时将王妃之墓翻修,使得二人能够在地底同眠。

王妃之墓旁不足100米的地方,就是启德王爷的墓葬。

“……我去那边看看,祭奠一下这位替我而死的仁兄。”启德,不,现在大概应该称呼为王一,指了指旁边的墓碑,轻声说。

“嗯。”鑫楠点点头,一双眼睛仍旧注视着跪在王妃墓前的承华。

没有哭泣,脸上仅有的只是淡淡的哀愁,承华早已经接受了自己母亲的去世,平静而淡然。

深吸了一口空气,鑫楠转过身,走到一旁的树荫下,席地而坐。

逝者已矣,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在接受的同时,心底仍旧在隐隐作痛。

随手拽起一根草叶,拿在指间把玩着,鑫楠注视着不远处的墓碑,扬起一丝苦笑。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启德,也没有了莫晓彤,他们都在那个战乱中死掉了,活下来的是王一,还有莫鑫楠。

现在的他们,该换本名,只是作为自己而活着。

“鑫楠!”王一在远处呼唤了一声,“走吧?”

“嗯。”点了点头,鑫楠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承华……”

承华的身体略微一阵,后背猛然挺直,停顿片刻,在墓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随后站起身,“走吧。”

三人汇聚到一起,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与低落。

“……走吧。”抬手搂住鑫楠的肩膀,王一再一次重复了这两个字,却迟迟没有移动脚步。微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宁静肃穆的氛围似乎是一张巨网,缠住了身体,让他们无法行动。

走,却无法走。

这是第一次来祭奠,也许同样也是最后一次了。

“我要回女真,你们呢?”率先打破了沉默,承华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开口问道,“是回去还是在中原多带一会儿?”

“这么急着回去,果然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吧?”揶揄地笑了出来,王一眨眨眼睛。

“才……才没有!”承华的面孔顿时红了一片,咬牙恨恨地看着王一,“老爸你别乱说!”

“咳。”王一轻咳一声,略感无奈,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越来越没有尊严了。

似乎前后反差过大,在承华眼中,王一再也找不回原来如启德般的不怒自威与高高在上,再加上王一放弃了启德王爷的身份,承华那声“父王”愣是再也叫不出口。

折中了一下,鑫楠提议,改称呼为“老爸”算了。

虽然这个称呼让王一吐血了很久……

男大不中留,转眼间承华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虽然他仍旧还是十几岁的小屁孩,不过,王一很理解,因为他也就是在这个年纪,开始把持不住对自己身边的这个祸害暗生情愫从而被祸害到现在的。

而这位名叫莫鑫楠的祸害,显然仍旧要祸害他的下半辈子……很令人庆幸与欣慰。

“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鑫楠挑眉,多年的相处让她已经如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对王一的理解通透到极点。

“没有,我只是在感慨承华长大了而已!”连忙狗腿地回答,王一笑得谄媚。

承华别过眼去,实在不想承认这竟然是自己直到九岁都敬若天神的人……实在是太丢份了。

突然,与风声不同的细微声音传入承华的耳朵,立即警惕起来,承华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眯起眼睛。

“怎么了?”感受到承华的警觉,鑫楠询问道。

“有人来了,两个。”低声说道,承华摇摇头,“快走吧,毕竟这里是京城的郊区,万一被认出来就不好脱身了,毕竟这里有个死而复生的王爷……”说罢,瞟了王一一眼。

这孩子,越来越有威严了。在心里嘀咕着,王一也没有含糊,拽了鑫楠就与承华一起快步离开。

没想到,接近的两人果然是冲着他们来的,竟然一路追了过来,想必其中也有武功好手。

鑫楠的腿无法走得太快,不久,身后的两人就逐渐接近。承华停住脚步,抽出腰间的长剑,“老爸,鑫楠姐,你们先走,我留在这里挡一下。”

“不行!”当即打断承华的话,不知为何,鑫楠突然想起来自己抛下袖悦离开的那个夜晚,“要走一起走!”

“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我的武功不错的!”承华辩驳。

“那也不行!小屁孩就应该乖乖呆着,把剑给王一,让他上!”当机立断地指了指拉着自己的王一,鑫楠撇撇嘴,“好歹他也跟着南宫练了几手……实在不行叫冷焰。”

王一没有搭话,眼睛在鑫楠和承华之间扫了扫,决定当墙头草。

“这种小事为什么要麻烦师父?”承华摇摇头,随即鄙薄地瞟了王一一眼,嗤笑,“至于老爸,他不行的,连我都打不过。”

虽然这是事实,但王一脆弱的自尊心仍旧受伤了……

就在一来一往吵嘴的时候,追来的两人已进在眼睛。鑫楠耸耸肩膀,“好了,这下不用吵了,跑也跑不了了,全留下得了。”

承华黑线,他知道鑫楠一开始就是打这个主意。

手中的长剑握得紧了紧,承华紧盯着开始不自然摇晃的草丛,直到冒出两个丝毫不带杀意的男人。顿时,五人相对无言。

半晌,紫衣男子拍掌大笑,“看吧看吧!叶擎我说对了吧!启德这小子怎么可能被烧死?!这个祸害绝对好好的!好好的!”

笑声中,似乎还掺杂了虚弱颤音,紫衣男子笑着笑着,扑上来就给了王一重重的一拳。

“叫你装死,老子叫你装死!叫你一走就音信全无!老子打死你!”叫着,下手丝毫不含糊,王一苦笑着,自知理亏也不躲闪,硬生生地站在那里挨打。

承华和鑫楠在一边凉凉地束手旁观,一点也没有上千解救的意思。最后还是跟着周睿的叶擎看不下去了,上前将周睿拉住,“别打了,再打下去,没烧死也被你打死了!”

喘着粗气,双目喷火般注视着王一,看到他脸上被自己揍得狼狈,周睿的怒火才渐渐平息下来,展开擅自恢复了自己翩翩佳公子的架势,不过就是那扇子扇得速度快了好几倍。

“王爷,您没有事就好……”轻叹一口气,叶擎的口气里也全部是松了口气一般的欣慰,王一看了看周睿,再看看叶擎,心底感动。

找了个地方,随便席地而坐,许久不见的挚友虽然心中有千万句话,待到开口的时候,也只能是相对无言。

“你……不准备回去了吧?我是说京城。”率先开口的是周睿,眼神无奈地看着王一。

“恩,不准备回去了。京城的事情,烦。”点点头,王一耸耸肩膀。

“皇上……他也不相信您会这样死掉,陛下刚刚登基,朝中还不稳定,希望您能回去主持大局……”叶擎轻声说着,抬头看了看王一,“不过,想必您是不会去的了?”

“雅治,这个小子还用得着我?”王一冷笑,“以前那些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虽然我帮了他一把,但是却不信他。太子弑父叛变固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得到消息说,太子能出那种主意,还是他派人怂恿逼迫的……”

感觉到王一的语气不善,周睿和叶擎都没有开口。

“一开始我就知道这小子比那个太子难对付很多,知道鑫楠对我重要就一直打着各种幌子接近她,知道我无论是什么情况下都不会丢下她,于是借着什么养狗光明正大的监视她的行动,一副关心的样子,谁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跟他扯上关系准没有什么好事,伴君如伴虎,你们今后也要小心点。”

周睿的笑容转为苦涩,“现在新皇开始立威,以前支持太子一方的朝臣已经被清理了个差不多,朝着一直是人心惶惶,生怕不小心得罪了新皇,头颅搬家。幸好我见风使舵地快,不然还不知道落到什么下场。不过叶擎倒是顺风顺水地,官职一路上升。”

“……我也只不过是站对了地方罢了。”叶擎叹了口气,苦笑,“的确,新皇看上去无害,其实却含着毒,看他清理朝内,连我的心里也胆寒的很。”

“罢了罢了,朝中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反正我不准备回去。”摆摆手,王一有些不放心的叮咛,“记住,你们跟谁也不要提遇到我的事情。”

“安心吧,我们怎么可能出卖你……”

“……之前,我们一直在南宫那里,那小子混得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要尽快离开这里,以免夜长梦多。”站起身,又顺手将鑫楠拉起来,王一笑了笑,“大概,以后我们以后也来不了京城了……就此别过吧。”

“今后你们准备去哪里?”看了看王一与鑫楠牵在一起的手,周睿了然的笑了笑,随口询问道。

“我们准备四处游览一下,好不容易到了古代,不好好观光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王一与鑫楠对视一眼,笑如狡狐。

莫名其妙地扫了两人一眼,周睿习惯性地将自己不懂得对话无视,“你们的关系倒是挺好,能走到一起也是上天注定”

“是啊,上天注定,所以我们可不敢逆天而行。”王一点点头。

拱手作别,王一三人转身离开的时候,周睿与叶擎仍旧在目送。

走了几步,鑫楠终于还是忍不住回过头,“那个……萧太师,瑾瑜,小雪他们如何了?”

“……萧太师年迈,没有熬过那场动乱,两年前去世了,瑾瑜与他的家人带着萧太师的遗体回去故乡安葬,小雪……我不清楚,一直没有见过……”

“……我知道了。”轻声应了一声,鑫楠点点头,转身离开。

那……他呢?莫怀渊他呢?鑫楠想问,却没有问出口。反正……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曲终人散一惆怅,回首江山非故乡”,之前纠缠地再紧密再复杂的线绳,只要挥一挥利剑,就可以全部斩断。一场浩劫,前尘因果尽散,幸好……自己身边还有这个人。

“在想什么?”身边的人低声问道,鑫楠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离开京城,便与承华分道扬镳,承华北上,鑫楠与王一南下。

“你说,如果我从现在开始努力写一部动植物图鉴流传后世,能不能扬名千古?”突然问了一句,鑫楠沉思。

“你可以试试啊,前提是你要有这个毅力。”王一撇嘴。

“……那算了。”鑫楠沉默片刻,“那咱们现在要去哪?”

“我哪里知道……”

“该死的,出门之前你就不知道要规划规划?!”

“你让我去哪里规划?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没有旅游杂志的……”

“你要负责任啊!”

“个人认为,努力承担下你的归宿问题,我已经很负责任了……”

“你说什么?”

“不,大姐我什么也没说……”

曲终人未散……

《碧枫记(逼疯)》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二五万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二五万小说网!

喜欢碧枫记(逼疯)请大家收藏:(m.e5w.net)碧枫记(逼疯)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爷是病娇,得宠着!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 暴君[重生] 重生之妻力无穷 三步上篮(下) 人品兑换系统[娱乐圈] 荣光[电竞] 万道剑尊 恰似寒光遇骄阳 娱乐圈团宠日常 天师不算卦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人在江湖飘呀 阴客 豪门女配她只想学习 在暴雪时分 九龙神鼎 博士宿舍楼记事簿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经典收藏 将进酒 [综英美]妖精探员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红楼之薛家有子名薛虹 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 宫斗不如当太后 将进酒 异世情缘(GL) [综]神之御座 另类卡牌 燕京闺杀(破案) 问鼎宫阙 炮灰死去活来 反派有话说[重生] 流星街小卖店 我在开封府坐牢 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白月光是假的 江湖不挨刀 我在异界开酒店
最近更新 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 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 神医弃女 美人与权臣 大魔王娇养指南 快穿花式虐渣攻略 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 寂静深处有人家 普普通通吃瓜少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这个苍生有毛病 暴富后我要盖座大观园 四嫁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 摘仙令 神域 被仙道大佬抛弃后 三更夜归人
碧枫记(逼疯) mijia - 碧枫记(逼疯)txt下载 - 碧枫记(逼疯)最新章节 - 碧枫记(逼疯)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