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上枝头

故筝

首页 >> 飞上枝头 >> 飞上枝头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贵婿 有姝 [综]神之御座 天命凰谋 我不成仙 极品飞仙 夏之叶 女配是男主的(快穿)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狂医废材妃
飞上枝头 故筝 - 飞上枝头全文阅读 - 飞上枝头txt下载 - 飞上枝头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重活一世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一百一十章

项家、丁家的败落, 众人都瞧在眼里。京中贵女们未必有如何聪明,但到了这样的时候, 她们总是比谁都机灵的。

项家姑娘肖想安王, 死了。

丁家姑娘肖想安王,离死不远了。

谁还敢肖想?

谁还敢和萧七桐抢?

可见当初说萧七桐会克人, 倒也并非全是胡说八道的流言!

只是如今这话,断然无人敢说了。

如今建王江辰屡次遭驳斥,手中权利也一一被夺, 宣正帝整治起儿子来毫不留情。

而与之相对的,便是安王的顺风顺水, 如今他不单单是在民间威望甚隆,更有百官敬服,众人时常挂在嘴边的,多是拍安王马屁的话。

眼瞧着这安王妃也没有要换人的可能了……大家自然只有学聪明了,赶紧哄着萧五为上!

尉迟家也急了,生怕尉迟晴的婚事会告吹, 忙不迭地将女儿嫁到了萧家。

尉迟晴嫁到萧家这日,江舜也现身在了萧家,其他官员自然纷纷上门来,哪怕他们有些根本就不识得萧靖是谁, 但也要装作分外亲热熟稔的模样。

萧七桐坐在席间, 目送着新人拜了天地, 送入洞房。

这是她上辈子从未有过的体验, 这辈子自然觉得新奇, 于是难免盯着多瞧了一会儿。

“姑娘。”旁边来了个丫头,小心地拽了拽她的袖子。

“嗯?”萧七桐扭头去看,却发现是个陌生面孔。不,倒也不陌生。萧七桐盯着她打量了会儿,想起来这人是在安王府上见过,似乎是伺候安王的大宫女。

“姑娘可坐乏了,不如起身走走?”宫女笑吟吟地道。

萧七桐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便主动起身道:“走罢。”

这到底是在萧家府上,萧七桐也不必设防,便直接跟着那宫女绕来绕去,一路行到了内院。

待进了内院,萧七桐便见着了江舜的身影,也不知道他是何时从席间撤下去的。

萧七桐未语先笑,嘴角的弧度控制不住地往上翘了翘。

她走到跟前,道:“这里分明是萧家,安王殿下怎么一路行到这里来了,倒是比我还熟悉萧家!”

江舜笑了下,并不答她这句话,反而道:“方才你大哥拜天地时,你盯着瞧了许久,瞧什么呢?”

“没见过,多瞧瞧。”

江舜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定定地看着萧七桐,抬手将她耳边的发丝别到耳后去,道:“待你我成婚那日,自然比这更有意思!何必去瞧别人?”

萧七桐想到婚期在即,一下子便僵硬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江舜瞥见她的模样,当然窥出了她的心思。

于是又伸出手,握住了萧七桐的手腕,道:“七桐怕什么?我从来都是一副面孔,不会等到成亲那日,便化身豺狼虎豹的。”

“那可说不准……”萧七桐小声嘀咕。

不过叫江舜这样一打岔,萧七桐心头的紧张倒是消去了不少。

想想,真等那日到来,还有十来日呢。

不慌不慌。

且等着就是了!

萧七桐浅浅吐出一口气,顿觉安定极了。

江舜出声道:“说来,更应该担心的是我才是。”

“为何?”

“我怕到了那日,七桐突然不肯嫁我,那该如何是好?”

萧七桐压下嘴角的笑意,道:“那殿下大可放心,到了那日,就算我再紧张忐忑,也不会撇下殿下就走的。”

“当真?”

“当真。”

江舜勾住了萧七桐的小指:“那便这样说好了,七桐以后便不得反悔了。”

萧七桐哪成想他有这样孩子气的举动,偏还将这样一个动作做得仿佛海誓山盟一般。萧七桐只好哭笑不得地点了头:“是呀,说好啦,不反悔了。”

江舜猛地用力攥紧了萧七桐的手指,等用力攥了下,他又突然将萧七桐推开了去。

他退开一步远,望着萧七桐的方向笑道:“七桐回去罢,免得我再盯着久了,便舍不得走了。可不走不成啊,过些日子,我还要来迎七桐过门啊。”

萧七桐瞪了他一眼,转身一路小跑走了。

身后隐约还传来了江舜的笑声,他的笑声极富感染力,萧七桐抿了下唇,也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若是与这样一个人成亲,日日都得欢颜。

有什么不好呢?

萧七桐加快了脚步,嘴角的笑容却是更大了。

这日江舜很晚才回到王府。

回到府中,便有太监上前来,躬身道:“殿下,太后口谕,让殿下进宫见她。”

江舜整理衣袖的动作顿了顿,淡淡道:“倒是巧了,我也正巧要与皇祖母说几句话。”

他与这位祖母着实没什么感情。

而当查得,派人给萧七桐下毒,以至寒毒加身,损了萧七桐身体的,便是这位祖母后。江舜心底那点本就不多的亲情,又被抽去了点儿。

现如今只剩下几分冷淡与不快了。

第二日,江舜入宫拜见皇祖母。

这位年过七十的太后,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

她由嬷嬷服侍着,歪歪倒倒地坐在榻上,瞧见江舜进门,便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朝江舜招手,让他上前来。

“舜儿,哀家听闻你竟然要同那萧七桐成婚,舜儿,你不知晓个中纠葛,你父皇此举,实为害了你……”

“她乃是祝氏之女,祝氏体弱,却深擅柔媚之术!此女承自她的血脉,体弱多病不说,性情长相自然也多与她相似!这样的女孩儿,怎么能为安王妃?”

“舜儿,你将来是要做皇帝的,她又怎堪为国母?”

“舜儿……”

太后絮絮叨叨地一气说了下去,她并未注意到江舜的神色。

或者说,她只是憋了太久了,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

她想要告诉所有人,祝氏是个不好的女人,她的女儿自然更惹人讨厌。只是宣正帝不许她说,她便只有如今在江舜跟前说。

江舜淡淡出声:“祖母。”

太后并未理会,依旧往下说着。

“哀家听闻此女心思歹毒,曾经害死了继母,更害死了庶姐……”

江舜不得不冷声打断了她:“太后。”

太后一个激灵,陡然住了嘴。

盖因从前宣正帝生气隐忍不发时,便会如此唤她,每唤一次,太后便知晓她与儿子之间离心离得太远了。

现如今被江舜这样一叫,太后自然又勾起了回忆,什么话都堵在了嗓子里,说不下去了。

江舜平静地注视着她的面容,道:“再过十二日,便是我与七桐成婚之日,不管在这之前,还是在这之后,我盼望太后不要说半句不好的话。”

他口吻依旧平静,但却莫名带出了一股寒意。

他道:“孙儿此生就喜欢这样一个女子,只想同她共度此生。祖母怎么忍心毁了孙儿的姻缘,是吗?”

江舜笑了下:“孙儿这便告退了,祖母接着吃斋念佛罢,一日也不可停啊。祖母从前做的种种,若是不日日吃斋念佛,怎能消此罪孽呢?”

江舜瞧不上宣正帝,也瞧不上自己的祖母。

祝氏如何,他不评判。

但不寻宣正帝的过错,反倒将毒手对准祝氏养在外的孩子,如此泄愤行径……

可恨又可笑。

江舜不会将这些告知萧七桐,他心底已经规划好了将来的一切。

其中便包括了太后的归从。

正如萧老夫人那样……

这世上不是死便是唯一的痛苦,有时候失了权利,却还要苟活下去,方才是最最痛苦。

江舜跨出殿门,叫来太监。

“本王命人寻的东珠可寻着了?”

那太监笑得一脸灿烂:“回安王殿下,寻着了!”

*******

十八日。

是为江舜亲选的良辰吉日。

得益于宣正帝、皇贵妃,乃至项皇后、安王他们从前大方的手笔,再加上祝氏先前留下的嫁妆,如此凑一凑,竟是凑出了个十里红妆。

一抬抬嫁妆拉出了长长的队伍。

萧七桐坐在轿内,歪着身子靠在迎枕上,只觉得脖子快要被凤冠压折了。

也不知江舜是如何想的,明知晓她体力不好、身子弱,却还令内务府打制了这样一顶礼冠,光上头的东珠瞧上一眼,萧七桐便觉得沉甸甸的,让她连站起来走路的勇气都没了。

萧七桐的注意力叫这凤冠一分散,一时间倒也不记得紧张与忐忑了。

这时候有人从外头悄悄掀起了轿帘。

乐桃从外头递了件披风进来。

乐桃小声道:“殿下说了,这轿子得绕城走上一圈儿呢,姑娘若是累了困了,便裹着披风睡一会儿,不要怕坏了规矩。”

萧七桐抓着披风裹起来,还真觉得疲倦上头。

她一大早便起来梳妆换衣裳了,这会儿自然觉得精神不济。萧七桐打了个小小的呵欠,便拥着披风睡过去了。

只是睡过去前,她还忍不住心道,也不知江舜怎么想的,为何还要抬着轿子绕城一圈?难不成这样比较好看吗?

如果江舜这会儿听见她的腹诽,定然会告诉她。

这样当然好看。

这样才能叫所有人都知晓,今日她萧五姑娘嫁到安王府上,嫁与江舜为妻了啊!

如此大喜日子,不绕城炫耀上一圈。

安王殿下会很是心痛。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萧七桐迷迷糊糊地醒来,隐约听见了外头爆竹声,和嘈杂的人声。

此时一阵风吹来,轿帘似是被人掀了起来。

随后一双手伸进来,直接将萧七桐打横抱了起来。

萧七桐骤然腾空,当然是瞬间便吓醒了。

她瞪大眼看向抱住自己的男人。

隔着盖头,她也能瞧见对方的袍子,还有臂弯,还有随着盖头晃动而瞥见的一点下巴。

是江舜。

他就这样抱着她进门吗?

萧七桐心跳如雷,几乎没工夫去听旁人都议论了什么。

“累不累?”江舜问。

萧七桐摇了下头,但等摇完又觉得脖子疼,她便低低地嘟哝了一声:“不大舒服。”

“那便靠在我怀里歇一会儿。”

“方才轿子里睡过了,倒也还好。”江舜这样温柔,萧七桐反倒不大好意思了。

江舜闻言,却是低低地笑了下,嗓音略带沙哑,道:“现下不累,晚上却是要累得狠的。”

萧七桐差点一个激动,从他怀里挣脱摔下来。

“七桐莫动。”江舜死死地按住了她,且还紧跟着笑出了声。

那笑声一声一声都好似敲在萧七桐的心上。

萧七桐抿了抿唇,心跳如雷的感觉又回来了。

好,好吧。

那便厚着脸皮闭上眼,再休息一阵吧。

盖头下,萧七桐的一张脸都红透了。

她紧紧攥住江舜胸前的衣襟,然后闭上眼,竟然不知不觉还真睡过去了。

等再醒来,便是江舜将她放下来,等着拜堂的时候。

萧七桐脑子里混沌得很,还没从迷糊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于是便是江舜拉着她做什么,她便跟着跟着做什么。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萧七桐一不小心还用头上沉沉的凤冠,顶了下江舜的脑袋。

江舜低笑了一声,忙扶住了萧七桐。

随后便是由宫女嬷嬷们服侍着,往婚房过去。

江舜屏退了嬷嬷宫女,他亲自扶着萧七桐在床边坐下,又亲自动手斟酒,再又自己取了喜秤,慢慢地掀起了红盖头。

红烛光摇摇曳曳。

盖头下萧七桐的一双黑眸里头,似乎也有光摇摇曳曳,直将人的心神都拽了过去。

萧七桐觉得头有些晕乎乎,大概是这顶凤冠压的。

她抬手推了推凤冠,道:“不去喝酒宴宾客吗?”

“不去。”江舜应答得极为理所当然。

说着话,他一边还伸出手,将萧七桐头上的凤冠取了下来。

萧七桐这才觉得舒服了,不由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身子也歪歪扭扭地倒了下去。

江舜却是飞快地伸出手捞住了她的腰。

“七桐不与我喝合卺酒吗?”

江舜的嗓音似乎比往日更见低沉沙哑了,就连他的目光也都变得灼热了起来。

萧七桐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她扭了扭身子,道:“自然要的。”

江舜这才笑了,将酒杯塞到了她的掌心,随后又拿起自己的那一杯。

一仰一合。

温过的酒水钻入了喉舌间,有些呛,但却并不难喝。

萧七桐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笑,大抵是酒劲儿很快便上了头?也大抵是今日烛光之下,江舜的模样都更显得俊美醉人了……

江舜放下酒杯,又取了剪刀,剪下二人一截头发。

萧七桐懒洋洋地倚靠在江舜的肩旁,她是当真没力气了。她指着那头发道:“要编起来吗?”

“要。”江舜说着便真动手开始编。

但是一向能文能武、厉害非常的安王殿下,这会儿却始终打不好一个结。

“我来罢。”萧七桐接过去,手指笨拙地开始打结。

只是她努力了一会儿,也才只是堪堪把头发丝乱七八糟缠一块儿了而已。

萧七桐自己瞧着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江舜听见她的笑声,只觉得一颗心都化开了。

他抓住那发结,塞入了枕下,随后一只手臂揽住了萧七桐的腰,道:“不编了,待明日编是一样的……明日我仔仔细细编个同心结。”

“是吗?”萧七桐略迟钝地反问。

“是。”江舜说着话,将萧七桐按倒在了床上。

萧七桐盯着他的眼睛,晕乎乎地问:“那现在要做什么?”

“现在……”

江舜的喉头动了动,彻底忘却了外间的宾客。

“现在该洞房了,七桐。”

萧七桐学着他的声音重复了一句:“洞房。”

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惹人亲吻。

江舜轻轻落吻上去。

随着一吻,好似上一世的悲苦仇怨都消散了,上一世最后病死他乡的画面也都消散了……

萧七桐勾住江舜的头发,笨拙地回吻了一下,然后换来了更激烈的亲吻。

重活一世。

真好呀。

※※※※※※※※※※※※※※※※※※※※

没什么想写的副CP,就这样叭。

新文《大龄皇后》,有缘再见!

这本写得不是很满意,到了后期更新也不好,追我的文辛苦了,-3-对不起大家,爱你们!

下本吸取教训,希望会写得更棒吧。

《飞上枝头》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二五万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二五万小说网!

喜欢飞上枝头请大家收藏:(m.e5w.net)飞上枝头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绝色乡野 痛爱 清穿四爷娇宠到底 傲世九重天 溺婚 替身的自我修养穿书 重生之女将星 爱我就要说出来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 开局获得无限进化 一念永恒 我在斗罗的签到生活 牧龙师 三国之暴君吕布 朱雀记 全职法师 前男友又凶又怂 莽荒纪 重生完美时代 欲望之春:婚墙
经典收藏 点龙笔 靠种田在修仙界当大佬 东方不败之暖阳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犬之神[综]. 原配逆袭指南(快穿) 认错夫君切片以后 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 [综]神之御座 道已种魔 沉戟 奸臣夫人福孕多 洪荒巫妖传(GL) 失落封印 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流星街小卖店 将进酒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 惑国妖后 娇宠妆妆
最近更新 [综武侠]我是你妹啊 幽灵 这个苍生有毛病 逆天神医妃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隔墙梨雪又玲珑 三十六陂春水 不如修仙 [西游]圣僧你骨头断了 猎户养橘日常 不知阿姐是男主 云养小丧尸[直播] 驸马她重生了 穿越后我成了三个孩子的后娘 黑月光拿稳BE剧本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屑王之子 [亨利八世]都铎王冠 心梗选手[快穿]
飞上枝头 故筝 - 飞上枝头txt下载 - 飞上枝头最新章节 - 飞上枝头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